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问回程

建龙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著有:《告别香巴拉》,《印度,漂浮的次大陆》 Chinese writer. Author of: Farewell to Shambhala. India: a floating subcontinent

网易考拉推荐

拜访缅甸良心犯  

2013-06-06 11:33: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得到消息,缅甸政府决定释放最后一批良心犯。赞赏之余,不禁想到今年在曼德勒拜访缅甸昔日良心犯的事情。

到达曼德勒时,我的脚被当地的蚊子咬了一下,接着开始发高烧、浑身关节剧痛,被咬处红肿化脓,直到离开缅甸后才痊愈。于是几乎所有的景点都泡汤了,只是躺在旅馆里退烧。

不过,我还是挣扎着去了当地的一个小戏班。关于这个戏班,已经有好几位德国朋友提醒我一定要去,不仅是为了了解缅甸文化,更是为了缅甸的民主化进程。

这个戏班叫做胡子兄弟(Moustache Brothers),由三位留着胡子的演员组成,分别叫做巴巴列(Par Par Lay)、卢茂(Lu Maw)、卢造(Lu Zaw,他的胡子是假的,由中国制造)。

胡子兄弟曾经是当地有名的戏班,有自己的乐队和龙套,可是,1996年,胡子兄弟们却遭遇了一次突如其来的打击。他们去仰光参加了支持昂山素姬的集会,并在集会上做了表演,狠狠地讽刺了军政府。结果,巴巴列和老三卢造被捕判了苦役,家里只剩下卢茂一个人。

拜访缅甸良心犯 - 建龙 - 莫问回程

 胡子兄弟的老大巴巴列。由于支持昂山素姬的民主诉求,他已经三次坐牢。他正在向观众们演示他被捕的场面。

自然,也没有人请他们表演了,乐队和龙套都养不起,早已经解散了,失去了配套,当局甚至禁止他们向缅甸人表演。卢茂为了保证两位兄弟的家人有饭吃,只能带着几个女人苦苦地支撑着,出于偶然,他发现向外国人表演不在书面的禁止之列,于是另辟战场向外国人表演。他自学了英语,成为整个戏班中唯一会说外语的人,当其他人表演的时候,他就用英语向外国人讲解。时间长了,外国游客把表演当做研究缅甸的好机会,纷纷前来捧场,卢茂发现这些外国人比本国人还好伺候,他们不挑剔音乐,也不挑剔表演,只要他们在表演中说出一部分缅甸的实情就可以了。

拜访缅甸良心犯 - 建龙 - 莫问回程

 胡子兄弟的老二卢茂。当他的兄弟们被抓去坐牢时,卢茂苦苦支撑残局,并发现了为西方人演出这个法门,他也因此学会了英语。

当巴巴列和卢造出狱后,兄弟三人决定继续这个思路,他们此刻已经代表缅甸人民说话了。军政府示意他们不能表演,他们就干脆不化妆,说这是请外国友人到家里喝茶,不是表演。

在外国人到家的时段,有人专门到门口放哨,一看有陌生人来,立即叫屋里停止表演,通过这种方式顽强地演出着。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缅甸军政府的控制力即便在最大的时候,也是低于中国的,如果三兄弟不幸出生在这儿,恐怕连外国人的毛都不让见,就彻底失业了。

出狱后的巴巴列也没有停止政治活动,之后他又两次被捕。他是兄弟三人的领袖,而在表演上,则多亏了会英语的卢茂。

拜访缅甸良心犯 - 建龙 - 莫问回程

胡子兄弟的老三卢造。他也曾经因为支持民主而被捕。他的胡子是假的,产自中国。

当我去看他们表演的时候,巴巴列刚被放出来不到一年。登盛总统宣布政治改革后,当局释放了几批政治犯,其中就有巴巴列。如今,他们已经可以自由地接待外国游客了,当局不再限制他们的表演,也不管他们发表什么样的言论了。

但他们的谨慎还保留着。我白天走到他们的门口去拍照片。他们的小楼显得破败不堪,在两边都是漂亮的新楼房。当看见我在拍照,一个女人嗖地溜进了房间,过了一会儿,一个带着担忧神色的人走了出来,问我干什么。听说我来自中国,他舒了一口气,说道:“我们把你当成了政府的人,你长了一张缅甸脸,又穿着我们的裙子。”他告诉我,晚上八点开始表演。

拜访缅甸良心犯 - 建龙 - 莫问回程

缅甸曼德勒胡子兄弟的住宅。夹杂在两栋豪华房屋的中间,显得寒酸无比。

晚上,我去看他们表演时,留着长胡子的卢茂正用英语接受着采访。由于我是第一个去听他们节目的中国人,也被安排在了前排,恰好听到了采访的内容。采访他的西方人问道:现在已经政治改革了,当局不再限制人民的发声,那么,你们现在的表演还有意义吗?

卢茂回答:如果没有监督的声音,又有谁知道改革会走到什么程度?现在虽然人们可以说话了,但他们的话又有多少能被你们听到?我们的发声渠道不是太多,仍然是太少。

采访者问了关于门票的问题。以前,三兄弟的表演是不能收门票的,一收就会以非法演出的名义被捕,他们只能收外国人的“捐赠”,而捐赠的数额是固定的,与门票无异,这种名异实同恰好反映出缅甸的荒谬与无奈。可现在,当局已经不管了,兄弟三人明目张胆地收起了门票。采访者想知道每个人交的10美元门票都用到了哪里。显然,他怕兄弟三人利用以前的苦难来赚取同情和钞票。

卢茂回答:在以前,捐赠钱都用在了囚犯的身上,除了巴巴列这个惯犯之外,他们还会帮助其他的良心犯。而现在,监狱里还有300多名良心犯没有释放,只要他们一天不出来,兄弟们就会帮助他们。

“我们需要更多的采访,只要有采访,我都不会拒绝的!”他说道。

演出开始了,卢茂拿出了昂山素姬的照片介绍着巴巴列,激动地说:“昂山素姬曾经是个自由的女士,而我的兄弟巴巴列也是个自由的男人,可是有一天,昂山素姬失去了自由,我的兄弟为了支持她也失去了自由。而现在,他们又都是自由人了!”

拜访缅甸良心犯 - 建龙 - 莫问回程

卢茂向观众们展示奥巴马亲吻昂山素姬的照片。他表示,下次奥巴马来访,他一定要亲吻奥巴马夫人。

但他仍然担心以后的局势,害怕将军们会变卦,提醒大家小心新瓶装旧酒。“缅甸啤酒的商标是经常换的,但是酒却永远都一样。”

“一个将军听说将军的名声不好了,他把军装一脱,就变成了总统。另一个将军也发现了,连忙脱掉军装变成了议长。第三个将军连忙进了法院。”

奥巴马对缅甸的访问也令卢茂激动不已。奥巴马的经济政策让人感到失望,但他对于世界的鼓舞作用却是惊人的。卢茂感谢着美国人、德国人和其他的西方人,在他看来,正是他们的关心,使得军政府必须做出妥协。而对于中国人,由于我的在场,他也没有讽刺太多,唯一介绍他兄弟卢造胡子的时候,提了一句胡子是假的,是中国货。

如今,最后的政治犯也将释放,而欧洲对于缅甸经济也已经解禁,不管从政治上还是经济上,缅甸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这期间不乏昂山素姬的功劳,但如果没有当初胡子兄弟这样的人共同努力和支持,也许就不会有现在的成就。

此刻,我又想起了胡子兄弟,并祝他们坚持自己的角色,永远担当那警惕的监督者。

拜访缅甸良心犯 - 建龙 - 莫问回程

卢茂向观众展示他的妻子。他的妻子曾经登上过Lonely Planet的封面。

拜访缅甸良心犯 - 建龙 - 莫问回程

巴巴列的妹妹装扮成古代的王子。

拜访缅甸良心犯 - 建龙 - 莫问回程

胡子兄弟的亲人们表演节目。

拜访缅甸良心犯 - 建龙 - 莫问回程

节目现场。


  评论这张
 
阅读(12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