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问回程

建龙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著有:《告别香巴拉》,《印度,漂浮的次大陆》 Chinese writer. Author of: Farewell to Shambhala. India: a floating subcontinent

网易考拉推荐

揭秘最后的香巴拉  

2013-04-27 13:08: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告别香巴拉》写作始末

1

2010年,我和朋友王友民再次踏上了藏北的土地。

我们准备骑自行车穿越藏北无人区,这片无人区从规模上仅次于南北极和撒哈拉,在国内,尽管塔克拉玛干沙漠和可可西里无人区更加有名,但实际上最大、最高、最难到达、也被视为探险者圣杯的,仍然是藏北的这片广袤的土地。

我们的自行车上携带了70多天的干粮,还有高山帐和鸭绒睡袋,按照计划,在六七十天的时间里我们不会碰到一个人,在没有路的荒滩上前进,直到翻越巨大的昆仑山脉,从新疆出来,才有可能再次遇到活人。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我们不可能得到任何救助,遇到困难只能按照丛林法则行事:自己解决困难,或者死于困难。

我们到达了藏北的尼玛县,稍作休整,开始了骑行。但一天后,我突然做出了一个决定:告诉王,我决定放弃这次探险,原因是,我的书已经构思完成了。

《告别香巴拉》就这样在无人区的边缘诞生于我的脑海之中。


2

关于藏北无人区,我还想再回顾一下国内探险者征服的过程。

2006年之前,藏北对于国内的自行车探险者来说,只是传说中的土地。只有几位北欧人利用自行车完成过穿越,由于国内自行车运动起步太晚,人们还在乐衷于骑行川藏线、青藏线,对于自行车探险则知之甚少。

至于汽车探险,只是从青海和西藏交界的东线有过穿越,而更加腹地的西藏域内,则还无人涉足。在那儿,自行车由于灵活性,反而成为了比机动车更加适合的探险工具。

2006年,国内自行车探险的先驱“鹰羽”、“紫云”和“石头”从新藏线到达阿里后,选择了大北线从阿里骑往拉萨。这条线路在藏北无人区的南部边缘地带,没有路基,只是一连串由司机们开出来的车辙印。三个人成功地征服了大北线,成为了国内探险者首次涉足藏北。

然而,2006年也是国内自行车探险者损失惨重的一年,三人到达拉萨后与朋友们会和,吃饭时与当地的遂宁帮起了冲突,一名上海旅行者被刺身亡,据称“鹰羽”也将对方一人刺死。受到通缉的“鹰羽”乔装改扮离开了拉萨,至今再没有人见过他。

“鹰羽”长发长辫,身着一身黑色的皮铠甲穿行于闹市,随身携带一把一尺长的藏刀,为人任侠仗义,但又不避睚眦,最终隐姓埋名令人感慨万分。

之后,侠女“紫云”和赌客“石头”也逐渐淡出。

在当年,国内另一位著名的探险者“反败东东”也在拉萨河溺水而亡,尸体始终没有找到。老的探险者们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就烟消云散了。很多人也把2006年当做一个节点,认为之后的拉萨已经从勇敢者的乐园变成了小资们的天地。

但至少,藏北探险还在继续。

2007年,我受好友林文涛的帮助,从广东出发开始了骑行。我首次穿越了两条线路:一条是古代的进藏官道,在几十年前青藏、川藏公路修通之前,从内地到拉萨只有一条马道可以通行,这也是西藏的官道。后来随着其他公路的修通,官道衰落、逐渐不为人所知,甚至有的地方已经彻底不通行了。我利用自行车翻越了十几座大雪山,将所有可以通行的路段都走了一遍。

另一条是藏北大中线,同样游走在无人区的边缘,与“鹰羽”等人的线路相比,大中线更加荒僻不为人所知,这也是自行车第一次穿越这条线。

走大中线的时候,我还深入了双湖特别区,这里已经深入了藏北无人区,是人类在无人区内设立的最后一站。当时我正在构思一部描写西藏、自然和人类社会的小说,并已经决定将藏北无人区作为背景。

我的成就在2008年被人复制,并在2009年被人彻底超越。

2008年,自行车探险者“丁丁”和王友民反向穿越了我走过的藏北大中线。到这时,中国的探险者已经积累了足够的知识,距离穿越整个无人区只有一步之遥了。

2009年,“丁丁”和云南一位叫“老狗”的车友在无人区里骑行了一个多月,其中20天没有见到人,并碰到了不少野生的棕熊,历险无数,终于穿越了无人区的东线。这条线路曾经被汽车探险者穿越过,但自行车是第一次。

2010年,久久不能完成小说构思的我和王友民开始了探险,准备从中部腹心地带进行穿越,这是汽车探险者也没有涉足过的地方。但我的撤出让此次探险流于失败。

同样是2010年,探险者杨柳松单人从阿里进入无人区,东西向穿越了藏北,77天没有遇到一个人,当人们担心他已经死了时,他又出现了。东西向穿越的难度远远大于南北穿越,杨柳松的线路不仅汽车探险者没有走过,就是国外探险者也没有完成过。杨柳松的壮举成为了国内探险者在藏北的最高成就。


3

2010年,从藏北撤出后,我到了云南。

在云南文山的小宾馆里,我开始将小说上部的构思变成文字大纲。

完成了上部大纲后,我回到了北京昌平,与从事影视行业的朋友沈碧芸探讨着整本书的构思,并写下了小说下部的提纲。沈在我的创作中始终给予帮助,实际上,在2007年我刚开始构思的时候,她就与我无数次讨论过人物和情节,并推翻过至少两个方案,才有了最后全新的情节。

网易的朋友帅科听说我暂时没有找工作,也没有收入,连忙提供了一份写专栏的工作,不需要上班,只要每周交一篇文章即可,留给我充分的写作时间。

然而好事多磨,201011月,我帮助朋友谷重庆为一位值得尊敬的台湾老人戴立宁写传记。

2011年,又接连写了几本商业书,但其中一本被宵小之徒搅黄了,另一本至今还在修改之中,第三本已经出版。写这些商业书籍的时候,我只能利用空余时间来继续小说的创作。除了戴立宁传记之外,其余的书籍可以视为我走过的一段弯路。

其间,我也离开了北京昌平的住处,借住在北京海淀画家于彤的小屋,在那儿,我完成了小说《告别香巴拉》的草稿和初稿。

20125月,《告别香巴拉》进入了另一个修改阶段。修改上部时,我在杭州蓝狮子出版中心提供的旅馆里。每一次编辑过蕾和赵晨毅为我付账时,我都感到深深的谢意。

6月,进入下部的修改,我已经到达了越南沙巴的绿谷(Green Valley)宾馆,住在一间面向山谷的房子里。房子在宾馆的顶层,我一边从阳台上望着满目的绿色,一边思考着人物最后结局如何调整。

7月,当小说的修改进入尾声时,我又恰好回到了云南文山,在将小说变成大纲的同一个宾馆里,敲出了最后的文字。这份偶然也许带有某种圆满的暗示。

当我把小说的稿件最后交给王留全主编和王妍编辑的时候,一种完工后的虚脱感油然而生。


4

我的小说总是力求真实可信。

为了写藏北无人区,我进入了无人区去探险。藏北的旷世荒凉早已经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因此,我的笔端能够反映最真实的藏北。另外,正是由于这里的神秘,我相信,如果人间真的有世外桃源,那么一定只能出现在这里。

写下部的复仇,我把场景安排在最前沿的金融领域,主人公是一名掌握了最高科技能力和金融技巧的经济学家。我是否也能保持小说的准确性呢?

2007年从藏北第一次探险归来后,我改变了职业,之前是一名软件工程师,之后成为了国内最佳财经报纸的记者。

我曾经在2009年获得了全国唯一的IT新闻奖——搜狐IT新闻奖。但我关注的领域绝不仅仅限于科技报道,作为记者,我能够出入于全国最好的公司、接触最优秀的商人和经济学家、发掘最感兴趣的内幕。我的朋友们也为我提供了一切便利的机会,去观察企业和社会的运营。

我曾经在一天之内经历过天堂和地狱:在早晨我装成一个穿着破烂的上访客出现在10块钱的小旅馆里听最底层的上访者讲故事;中午,匆匆回家换身衣服,就出现在了五星级宾馆的会堂里参加投资客的聚会,与那些掌握了数亿资产的资本家们探讨着未来的经济走势;晚上,再赶到后海,与媒体和企业里的人们觥筹交错间体会着北京的风花雪月。

写作经历也给了我最佳的锻炼。在写戴立宁的传记时,曾经担任过台湾金融业最高主管的他给了我最大的帮助,利用自己的知识库,使我接触到最核心的金融监管知识。在为一位海外教授写书的时候,我又能接触到最深入的经济学理论。

这样的经历能够保证,在书中的经济学理论都是真实的,书中的商业活动虽然经过了高度提炼,但也极富时代特征,即便是虚构的小说,也能让读者看到最真实的商业和社会脉动。

我希望看过小说的读者,不仅是看一个传奇故事,也能够获得足够的知识。我相信,一本好的小说必然要有足够的知识作支撑。


5

如今,小说已经完成,在我的眼里,西藏仍然充满了吸引力。

除了构思接下来的书籍之外,我还在回想着那次中断的探险。

也许那只是一次中断,在未来,我还会踏上藏北的无人区,重新开始那两个月的净化。

也许我的一生就是为了体会和观察而活着,对于知识的渴望超过了生命本身。

作为写作者,活着,就要把最真实的世界记录下来,化为文字,交给读者去品味。


本文亦为小说《告别香巴拉》的后记,此处为编发前稿。

  评论这张
 
阅读(109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