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问回程

建龙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著有:《告别香巴拉》,《印度,漂浮的次大陆》 Chinese writer. Author of: Farewell to Shambhala. India: a floating subcontinent

网易考拉推荐

为什么现在的改革必无疾而终?  

2012-05-29 13:37: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大家又开始讨论经济改革问题,金融改革、住房改革......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加之教育改革、医疗改革等等,五花八门。但最终的结果却早已注定:无疾而终,甚至改革成为政府与关系企业的盛宴,普通人不要指望能感觉到改革的成果。

为什么这么说?

原因在于本届政府改革的方法。这里,我们不妨把一项改革从酝酿到出台的运营机制说一下。


一项改革出台之前,首先民意会给中央政府施加压力,让中央政府意识到要改革,于是中央层面开始定调。

比如,教育改革是因为民怨太大,于是W开始强调改革的必要性,他讲得多了,就开始责成下面的单位制定措施。金融改革、地产改革都是如此。

但这里,有一个问题:当W政府提出要改革的时候,他本人是没有具体思路的。这是极其重要、影响深远的一点。他只能说:要改革、一定要改革,但落实的时候,却是由下级机构完成的。

顺着教改的例子向下说,W提出改革后,会责成下属的教育部来制定具体的方案。而教育部也是没有方案的,只能找人来会商,而找来会商的人都是局内人,每个人都代表着一部分既得利益,却没有人代表普通大众。结果,制定的改革方案必然是更加偏向于既得利益的。


这个缺陷在房地产、金融行业表现得更加明显,甚至会出现“改革还不如不改革”的情况。在这两个改革中,中央提出目标后,是责成各个地方政府自行摸索改革措施,一旦某个地方找到了一条路,就进行全国推广。从道理上说,这样做是对的,哪个地方政府做得好,就推广谁的经验。

但是,一旦利益集团形成后,这种方式就变了味,因为地方政府在金融、地产涉入的利益太深,一旦中央要它们改革,地方官员首先想的不是真正改革,而是怎么在改革的幌子下,换一种方式来保护自身利益,如何借着改革的机会获得更多的土地款、税收,或者如何将金融更好地利用起来、抽取资金。

W习惯于频频奔走于全国参观各地的“改革经验”,开各种各样的座谈会,但他不知道的是,他所看到的、听到的,往往是经过了精心包装的资本骗局。这样的“改革经验”和改革效果也就无从谈起了。

据我了解,某些地方的金融试点改革一出,各个与地方政府关联密切的企业立即闻风而动,开始与政府协商寻找“共赢”的空间。所谓共赢,就是保证改革对关系企业有利,也保证改革对地方政府有利。在这种分饼的游戏中,当地方政府和关系企业双双得利的时候,到底谁吃亏?这是明摆着的事情。


所以,只要坚持这种自上而下压、再自下而上骗的模式,任何改革都必然是无疾而终,或者更加向着政府干预经济扭曲。


最后,探讨一下改革开放30几年来的改革模式变迁:

一、在1980年代,中国改革也是采取“地方政府摸索,好的经验由中央政府推广”的方式。比如,农业改革由万里从安徽试点,一旦有效,立即把万里上调中央并主持全国性的农业改革。

从形式上看,当时的改革与现在的很相似,都是地方政府摸索、中央政府推广,那么,为什么改革的效果却有着巨大的差别?

原因在于两点:1,当初整体环境是一种放权式的环境,也就是说,由于持续多年的混乱,人民吃不上饭,地方官员在摸索时,更多要考虑的是下面的压力,不像现在这样,所有官员首先都是对上负责、不对下负责。2,当初地方政府的税收主要来自于国企和农业,税基较为广泛,但又很分散,一项改革对于地方政府收入暂时影响不大,而现在的改革方向大多数是地方政府的现金牛,比如,卖地收入已经占了地方政府收入的一半,金融又是地方政府融资的重要来源,这样情况下,地方政府的“改革”必然要以增加收入为目的,同时也给了关系企业以可乘之机。

二、1990年代的改革明显带着朱氏的个人风格。朱的改革思路与1980年代完全相反,是一种依靠强力向下压制的改革。中央政府更加集权,地方政府也更加集权。官员“对上负责,不对下负责”的作风大多和此有关。

但是,朱的改革仍然有着不错的效果。他利用自上而下的方式系统性地再造了中国的金融、外汇、企业等方面的制度基础,为中国经济未来十几年的发展创造了条件。

为什么朱的集权式做法也有好的效果?

因为他本人有着清晰的改革思路,而他的改革思路又恰好是有利于当时阶段的中国经济的。这是一种明君式的改革,既成就了当时,也为他的继任埋下了地雷。

三、2000年之后,中央和地方关系在朱的强力整合下已经更加僵化,但是,W却没有如同朱一样的经济改革思路,于是又部分恢复了1980年代的改革模式,寄希望于地方政府中能够涌现出好的改革方案。不料世事已变,再这样做不仅无法推动,反而让改革变成了地方政府进一步扩大权力和攫取利益的盛宴。

当然,想恢复朱时代会变得更加危险,也许真正的道路只有顺着现在的局面,将地方政府转变为对下负责(你懂的)。但是,习惯了权力的人们懂得放弃的哲学吗?

  评论这张
 
阅读(62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