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问回程

建龙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著有:《告别香巴拉》,《印度,漂浮的次大陆》 Chinese writer. Author of: Farewell to Shambhala. India: a floating subcontinent

网易考拉推荐

艳遇和耐心  

2012-01-05 11:00: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 01 02

 

罗布林卡游人稀少,对面的西藏博物馆则由于周一休馆,一个游客都没有。这里安静得如此可怕,与八角街和布达拉那疯狂的人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罗布林卡是达赖喇嘛的驻锡地,在甘丹颇章政权中的作用比布拉达宫还大。然而,现在的游人只知道布达拉宫,而罗布林卡则往往被排除在了计划之外,对于朝圣的藏族人也缺乏吸引力。

我在罗布林卡外坐了一会儿,才意识到,不管是布达拉和大昭寺,还是罗布林卡和博物馆,我在拉萨来来去去已经数次,却从来没有进去过,也没有意图要进去。我在拉萨唯一去过的著名景点是色拉寺。在拉萨之外,我去过许多小寺庙,却几乎对所有著名的寺庙避之千里(桑耶寺是个例外)。

那么,以前到底是什么吸引着我一次次来西藏,却又忽略了最著名的各个景点呢?为什么现在的拉萨又逐渐变成了旅途中的一个中转站,在我的地图上失去了重要性?这是我在罗布林卡外的亭子里不停思考的问题。后来天上开始飘雪(傍晚,天色放晴后,拉萨周围的山上都罩了一层白衣),我在路上走着,仍然在想这个问题。

也许,我只不过是一个渴求知识的饿汉而已。我来到这儿,只是因为我有好奇心,那些能够激发我好奇心的事情都能让我孜孜以求,那些过于实在的东西却总是被我忽略。

对我来说,不管是罗布林卡还是布达拉,即便参观后,也不会增加我任何知识,对于西藏的历史我已经烂熟于胸,并融入到了更大的世界历史当中。

所以,在前几次旅行中,能够让我一次次闯进来的,不是西藏的历史,而是西藏的现在。我把它称为一种悲剧,我想知道它未来的走向。我和藏族人的接触比普通的游客多得多,也更加体会到他们的尴尬。

但这只是一种体会,或者说,一种获取知识的过程,一旦获取完毕,我的兴趣还会转向其他的领域,以至于把这个曾经让我魂系梦萦的地方冷落了。

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藏族的老爹,他的父亲是位反抗旧制度的共产党员,并在自治区担任过重要职务。他本人也在内地最好的大学上过学,在政府担任高官。

然而,他的思想却是一个无奈的混合物,一方面试图保留自我,一方面又迷失在了更大的政治思潮之中。他反日,担心留学的儿子娶个老外,崇拜汉族人的创造力,认识到西藏已经很难脱离出去了。

然而,越到老年,他越开始笃信宗教,这并非是因为信仰,而是为了反抗。他处处体会到自己是自己土地上的二等公民,哪怕在自治区,他这样的本地人也是边缘化的。至于到了其他地方,比如北京,甚至一个宾馆的服务员都可能刁难他,检查他,就因为他的民族身份。

我和藏族老爹的联系也时断时续。我试图善待他、安慰他,然而我的职业化又阻止我完全包容他。比如,他常常打电话向我倾诉,认为我能够理解他的复杂情绪,他很难理解我有那么多事情要做,没有那么多时间……

到最后,他从我的世界里失踪了。这次来拉萨,我甚至没有计划再联系他,打扰他。他的人生只不过是一个悲剧。

如今,我对于这儿的现在也了解太多了,于是我想撤出了。我羡慕那些普通游客。

 

昨晚我被朝圣者赶出来之后,住进了东措旅馆。一位和我同岁的哥们热情地欢迎了我,他在房间里太寂寞,看到来了位伴,显得很高兴。

不过当时的我正在琢磨着怎么把自己被赶出来的经历记录下来,对他显得有些冷淡。好在他的脾气不错,没有在意。

在他的谈话中,不知怎么谈到了艳遇的问题。这位猎艳高手显得自鸣得意,不管在哪儿都能找到目标。

“大部分女孩子实际上是欢迎艳遇的,唯一的要求是安全和保密,散伙之后不给家庭和生活留下后遗症。所以,有时候双方不知道姓名、没有联系方式并不是坏事。”他说。

我只好搬出经常开的一个玩笑:别人与女孩子同游,女孩子累了,他会说,好的,今天就走到这儿,尽快找旅馆休息,一幅体贴的样子,自然很快就入港了。而我与女孩子同游却只会不停地催促,女孩子累了我会咒骂几句,告诉她今天我们必须赶到哪儿,而她已经拖了后腿,到最后干脆自己跑掉了。

“那也不一定,”他耐心地说,“有的人喜欢这样强硬的,她们不要求你负责,只要短期陪一陪就不错。你的问题在于不和她们交流,如果主动和她们说话,就会有机会的。”

到了第二天,果然他展现出实力选手的风格,我们起来在水房刷牙时,水房里有一位女士。我刷牙后闷头出来,满脑子里是车票和行程,当我出来的时候,他恰好进去,过了一会儿,他喜滋滋回到了房间:“那个女孩子想去纳木错,想找伴还缺一两个人……

我恭喜他又有了一次艳遇的机会,然后背包离开了旅馆。虽然我不是一个好的谈话对象,因为我感觉从他那儿得不到太多有用的东西,不过,人生也许就是这么多面,只要每个人在干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值得尊重。

我记得在以前骑车时,一位某县的政法委书记搂着一位兼做妓女的姑娘,乐呵呵地举着青稞酒杯让我拍照,这样的场面也许放在内地,也许会成为媒体轰炸的丑闻,但放在西藏,我却觉得他做的是对的,他只不过尊重了当地的风俗。当地人们挖虫草时往往会产生冲突,于是县里两套班子的人马被派往各个虫草采集点去维护治安。这位书记自己去了一个产量大却很偏僻的地方,这个地方只有虫草季有人来,其余时间都是荒山野岭。一位母女也在季节时开了一个小卖部,顺便做点儿皮肉生意,一根虫草玩一次。出价更高的人有资格陪姑娘过夜。

当晚,几个虫草客在客栈喝酒调笑,与姑娘搂搂抱抱,不时出入于内庭。这时书记来了,我本以为这会让这些虫草客收敛一些。但书记却很快与人们打成一片,对于其余人的亲近视若无睹。最后,他甚至加入了调笑的行列,把姑娘楼过来喝酒,甚至亲了她一口,让其余的人大笑不已,纷纷给他敬酒。

书记知道,他的责任只是避免流血冲突,至于其他的风俗,他不能也不想改变。当夜,书记离开了,他没有虫草,自然也付不起,我怀着尊重的心情送他离去。

第二天我也上路,我也没有虫草,更何况我的耐心止于倾听和获取,却不想付出更多。

这位书记的照片我一直保留在电脑中,直到最近一次电脑坏掉,才找不回来了。这样的场景已经越来越少了。

  评论这张
 
阅读(60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