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问回程

建龙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著有:《告别香巴拉》,《印度,漂浮的次大陆》 Chinese writer. Author of: Farewell to Shambhala. India: a floating subcontinent

网易考拉推荐

深夜被朝圣者赶走  

2012-01-02 00:13: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几位朝圣者一字排开在兰州上了火车,他们背着大大小小的包袱,步履蹒跚,脸上带着虔诚而神秘的微笑。

冬季开往拉萨的T27本不应该人太多,然而,由于年末恰好赶上学生返乡,整个硬座车厢都坐满了人,这些学生穿着汉族的服装,活泼开朗,一路上歌声笑声不断,为旅途中增添了无数的乐趣。也正因为此,这些朝圣者上来时显得有些与列车的氛围格格不入。

不过很快大家就发现他们是和蔼的人。领头的一位叫扎西(化名),家住甘南,80年代在11岁时曾经与父母一起去拉萨朝圣,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最大的愿望之一,就是拉上自己的同乡再次前往拉萨。

如今,他的孩子也已经十岁,扎西终于决定请了一个月假,动身前往拉萨。跟随他一起的是一个由老弱妇孺组成的复杂的朝圣团,包括了两位年老的喇嘛,9个孩子,几位妇女,青壮年男性不多,一共成人14个。也只有扎西一个人会说汉语,算不上流利,交流却已经绰绰有余。

行程的最后一天,我展现了自己折纸的手艺,为朝圣团的孩子们折出了飞机、青蛙、宝塔等等,与他们成为了朋友,加上帮助扎西修理了相机的存储卡故障,朝圣团的人们把我当成了好朋友。

这种友善却让我得寸进尺,试图更加近距离地观察这个人员复杂的朝圣团。我见识过在路上一步一叩首的朝圣者,但很少看到他们到达了拉萨之后是怎么生活的?他们怎么早起?如何安排朝圣的次序,等等,如果能够跟着他们了解他们的生活,的确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我向扎西提议:请求他允许我加入他们几天,我会给他们拍照片,帮助他们洗出来,作为拉萨朝圣的纪念。当然,住宿、吃饭的所有费用我不会逃避,和他们均摊。

扎西爽快地答应了。于是,下了火车,和车厢里善歌善舞的姑娘们告别后,我加入了朝圣者的队伍,虽然刚下火车,稍有些气喘,却毫不犹豫地帮助妇孺们拿着包袱,表现得前所未有的勤快。

两辆面包车把我们拉到了目的地:八角街附近的一个没有挂牌的私人小旅馆。只有两个房间,地毯已经充满了泥水,一共14张床(每张床20元),却要睡15个大人(加上我)和9个孩子。即便不算上我,住剩下的人已经够呛了。

扎西对旅馆表现得非常不满意,嫌它肮脏、窄小。直到事后,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出现也许是不适当的。但在当时根本没有意识,反而为能够和朝圣者一起生活一起吃住行感到快乐无比。下午,我陪着他们先围着八角街转了三圈,然后,回到了住处开始吃东西,朝圣者们的干粮都是自带的,其中喇嘛带了慢慢的一纸箱,一个妇女则带了整整一个皮箱,里面塞满了油炸的面食、煮熟的肉(西藏的藏族习惯吃风干的生肉,但甘南的似乎吃的还是熟肉)、以及一种类似炸包子的小点心。我边吃边默默地许愿,第二天一定要补偿他们,一方面,我会嘱咐扎西把所有的东西作价,其次,我会到冲赛康给他们买肉和其他需要的东西,最后,我会把他们最精彩的照片洗出来让他们带回家。

在我们吃饭的工夫,扎西却没有出现,他带着自己的儿子去找住处去了,他希望换个干净点儿的住处,因为他们要在这里生活一个月,这两间小屋也太脏了。

等他回来,他打听到的消息却是:20元的床位还有,但是,不让带小孩,也不让做饭,这对于这群朝圣者来说是不能接受的。

我突然想到了拉萨的青年旅馆,以前冬天的时候由于游客稀少,也只需要15元左右,如果能把他们安排到青年旅馆里也不错,我甚至在晚上九点的时候还带着一位朝圣团的中年人去东措旅馆跑了一趟,然而,获得的消息却令人吃惊:随着铁路的开通,拉萨的人越来越多,冬季已经找不到15元的住宿了,即便大房间也需要20元,且不准带小孩、不准做饭。

于是,我们只能灰溜溜地回到了朝圣者的驻地。他们还在等待着我们的归来,可惜的是,我们无法给他们带来好消息。

藏族人用藏语交流着,妇女和孩子已经在另一个房间睡下,对我友善的老喇嘛也开始准备入睡了,趁我出去撒尿的工夫,藏族人开了个会,等我回来时,扎西突然严肃地告诉我:房东不希望让非朝圣者的陌生人居住。

一时间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以为会把我第二天赶走,但突然间我明白今天晚上就到了滚蛋的时候了。

扎西显得有些抱歉,他安慰我,希望给我找一家旁边的旅馆,我却决定去东措住宿,也许已开始打扰他们就是一个错误。

我收拾好包袱,尴尬无比地离开了朝圣者。

到达东措后,服务员告诉我20元的床位已经满了,只剩下35元的。并非付不起,只是一口气不顺,我又背着包袱在大街上转了好几家,才知道拉萨的房费已经涨了,这种涨价是以压缩中低档青年旅馆为表现的,现在的旅行者要么住包间,要么提前预定,一句话,现在的拉萨已经不是当年的拉萨了,即便冬天也已经改变,再没有便宜的午餐,再没有真正的流浪者。

我再次回到了东措住了下来,原本想在拉萨呆几天转一转,回忆一下这座曾经熟悉的城市,现在却决定尽早离开,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事后,我并不怪那些朝圣者,实际上责任在我,也许任何一个其他人都不会提出和他们一起厮混的要求。当又增加一个人时,他们已经很难安排开了,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我赶走。

只是,当深夜一个人背着包在大街上走动的时候,突然间感受到的变化仍让人嘘唏不已。我曾经以和当地人打成一片而自豪,并且始终尊重他们,同情他们,只是如今才发现,不管我多么想接触他们,却永远只是他乡异客,只会给他们增加麻烦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3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