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问回程

建龙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著有:《告别香巴拉》,《印度,漂浮的次大陆》 Chinese writer. Author of: Farewell to Shambhala. India: a floating subcontinent

网易考拉推荐

被通胀压垮的小本生意  

2011-08-15 14:01: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通胀和资产泡沫最先损害的是弱势人群,但到底怎么损害的?恰好我手头有个例子,可以看看一个小本生意是如何在通胀和资产泡沫的双重挤压下垮掉的。

在北京天通苑地铁站附近有一个地下餐厅,所谓地下餐厅,其实就是一栋楼的地下室,大概有两百平米左右,也就是一两套房的面积,然而这个地下室经过改造,却租给了十几家小排挡(印象中十七家,但因为有不确定性,不妨按照保守的15家来算),每个小排档只有两三平米,有的做小碗菜,有的买快餐、饺子、烙饼,各种各样的小吃。在地下室的中部是客人的吃饭区域,这是公共的,摆了一些桌椅。

这个地下餐厅几乎是附近最便宜的吃饭地儿,去年(20107月,大概只需要六七块钱就可以点三个菜吃饱。正因为便宜,质量也说得过去,生意也不错。

不错的生意能够给这些小排档赚多少钱呢?


我以一家小碗菜为例,小碗菜的生意在这十几家中生意是最好的,因此找他们很具代表性,我曾经向他们打听了一下成本。

小碗菜每个月的销售额大约在5万元左右,其中买菜和原材料的成本大约占3万元,与正规的饭店比起来,可以说是微利。地下室每个摊位的租金是8000元左右,这样还剩下1万元出头。小碗菜除了老板夫妇,还雇佣了3个人,需要发工资,按照每个人每月1200来算,大约还剩8000元,从8000元里还要再扣除水电煤、管理以及人员住宿等费用,可能能够剩下6000元左右。当然,这都是满打满算的,实际上花销可能更多,但我们姑且先这样算。

这对夫妇为了每个月挣6000元,付出的代价是:早上去买菜,每天上午十点开张,晚上十点关门,除了过年回家几天,剩下的时间就一天休息日都没有了。


这还只是去年夏天的利润。

然而,这样的利润到了去年秋天就不行了。物价飞涨,特别是肉、菜的价格更是一路狂飙。十月份时,小排档的利润已经被压缩到了不足4000元了,虽然因为熟客多,不好意思涨价,但这时也不得不涨了。那段时间熟客去了,老板娘都会陪着笑脸解释:物价太高,必须涨价。但就这样,还不敢随便涨,最后决定把1元菜取消,并入到2元菜之中,其余的菜价不变。

通过这样的手段,小排档的利润又暂时提高了一点。

另外,由于其他家涨价更多一些,小碗菜的生意也更红火一些了,小碗菜的月销售额慢慢地涨到了6万。经过核算,大概一个月还能维持56千的收益,当然也是我的粗算。


但今年,物价继续飞涨。猪肉已经15块钱以上了,与去年的几块钱相比,真是天壤之别。其他食品的价格也飞速上涨。

小碗菜的利润又无法保证了。到底是继续涨价,还是想别的办法,令夫妻俩左右为难。

这里,也可以看出,小本生意涨价绝对没有想象中容易,一是熟客太多,二是竞争激烈,十几家放在一起竞争,谁的成本核算出了差错,立即就会受到惩罚。当然最终他们不得不涨价,但那一定是利润已经被摊薄到无法忍受、实在支撑不下去时,才会涨价。


就在小碗菜决定涨价的当儿,又出事了。如果说前面主要谈的是通货膨胀对它的影响,那么后面要谈的是资产泡沫对它的影响,中国目前最大的资产泡沫就是房地产。


在此之前,每户每个月交的租金是8000-8500元,每年大约在10万元上下。大约有15家左右的小排挡,由于有面积有的大一些,有的小一些,但不妨就算总租金在150万左右。

如果是普通住房,按照天通苑的价格,这样的面积每年租金应该在10万以内,但由于是地下餐厅,就能够获得十几倍的溢价。与每家租户每年六七万不到的利润比起来,房屋的地主可谓暴利了。

但这还不是全部,因为北京的房屋租金还在涨。


这时候,地主对于170万的租金又不满意了。他决定,把这个小地方改造成town hall的美食城样式,提高档次。至于租金自然也是水涨船高,以前每户大约8000元多点,房东决定以后不按照固定租金了,而是按照销售额做25%的提成。

按照小碗菜每个月6万的销售额,租金在15000元左右,上涨了差不多一倍。


租户们听说了这个消息,立即开始计算自己的平衡表,但怎么算都无法保证收支相抵了。

以小碗菜为例,由于还没有来得及涨价,他们的利润又掉到了4000块上下,如果租金翻倍,等于他们要赔4000块,那怎么能干?

如果涨价太多呢?地下餐厅门外还有路边摊、包子铺,人们也许不来吃这儿,改吃包子了。当然如果只吃包子,客人得到的享受是下降了,但一个人由于挣得少,只能以牺牲享受为代价。

其余的商家也大都如此。

到最后,许多商家只能选择退租。小碗菜的夫妇俩也决定不干了。至于以后干什么,不知道,也许还会做餐饮,但首先要休息一下。


这个地下餐厅目前还在装修,开业后怎样,还不知道。天通苑的人们很怀念能吃便宜饭的时候,目前他们只能吃包子,或者去更加昂贵的地方吃饭,让菜价里包含更多的钢筋水泥钱。


这个故事里并没有阴谋,而每个人做出的决策也都是自由作出的,比如,小排档是否涨价由他们说了算,客人是否去吃也是自由的,哪怕地主决定涨租金,也是参考了市场价。也许以后,一切还会达成新的平衡,人们还会找到可以接受的临界点,而改造后的餐厅还可能照样红火,因为人总是要吃饭哪,没有便宜的,最后总得接受贵的。

但我想通过这个例子说明的是,通胀和资产泡沫击垮的,首先是小本生意,和那些最没有发言权的人,损害的首先也是那些低工资人群的福利。制造通胀和资产泡沫的权力掌握在那些最有发言权的人手中,他们正坐着飞机扎着领带住在大房子里,讨论着还要维持多久的低利率......

  评论这张
 
阅读(64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