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问回程

建龙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著有:《告别香巴拉》,《印度,漂浮的次大陆》 Chinese writer. Author of: Farewell to Shambhala. India: a floating subcontinent

网易考拉推荐

一位读者的来论  

2010-05-29 21:09: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我刚写完的文章,一位读者的来论。

见龙兄,一直订阅你的文章,但希望你警惕为了反对而反对。

我觉得一定的投资是必要的,尤其是基础设施上面
西部的发展如果没有中央的资金支持,是很难真正启动的
尤其在基础设施上,我赞成高铁、机场之类的项目
但是楼堂馆所就没有太大必要,这也是腐败最多的地方。

也许可以类比的是,80年代沿海地区开始发展,可以说完全依靠外资的带动,是个发动机,因为那个时候中央都没钱,更不要说地方。

现在中央对西部的投资,应该可以起到部分带动的作用,当然更重要是能带动私营经济去西部投资,更带动当地人创业意识,这才是最有效率的投资方式。。。但没人带头,就很难形成规模和风气。
否则西部当地财政乏力,中央又不支持,如何启动?

物理学里面也有这个定理:只有施加一定的外力克服静止摩擦力,物体才会开始运动。

至于腐败,应该是次要问题,不能因噎废食。


感谢他的提醒,我相信他说的肯定是有道理的。为反对而反对无疑是最糟糕的局面。一直到2008年初,我一直持一种出世的心态看社会,反对的色彩极其浓厚。后来强迫自己入世,相信这样的色彩已经淡了很多。但也许仍然有这样的倾向。
另外,昨天去参观艾未未的时候,他提到,目前国内的所谓“Point of no Return”已经过去,也许有些灾难迟早不可避免,虽然可能拖得很迟。我完全赞同他的观点,我之所以努力,有很大明知结局,但必须努力的成分,这种认识让我虽然不会放弃努力,但还是很悲观。
如果这位朋友仍然认为我为反对而反对,那么我以后写作的时候,需要更加小心,避免将自己的情绪过多地带入到文章中。

总的来说,如果仔细分析,我和这位朋友观点的共同点多于不同点,只是强调的方面不同。不过我下面着重谈不同点。
这位朋友说的没错,中央对西部的投资是有作用的。这一点也许我文章没有写清楚,但基本同意他的批评。我和他观点不同的地方在于这样的作用到底有多大,能否真正带动西部的健康发展。这里更准确的说法是健康、可持续的发展,而不仅仅是发展,急功近利的做法可能让数据一时很好看,但贻害无穷,迟早会露馅。

这位朋友提到80年代沿海经济发展完全以外资带动,我并不这么认为。我认为,沿海经济的发展更多是内生的,也就是说,由于文革造成的经济约束太大,放松约束之后,经济自然会有很大发展,加上开放政策让沿海经济可以和国外接轨,最终导致了内生的经济发展,而国外资金只是经济发展的助推,并非是完全的依赖。如果一个经济完全靠外部投资来维持,是没有希望发展起来的。

我不否认发展道路系统的必要性,但也要看到维持系统的成本。比如,如果一个机场每年降不了几次飞机,而维持这个机场的费用又很高,那么,这样的设施建设就是有问题的。同理,有的道路系统也存在同样的问题。我们为什么不把这部分资金用来干最迫切的事情,而待有需求的时候再建机场道路呢?
实际上,有的道路可能永远不必修,在中央大量放款的背景下,却堂而皇之提上日程。比如川藏铁路,去过川藏的人都知道那附近的山根本无法修建铁路,同时,它也无法产生经济效益,甚至连军事效益都无法产生,而且每年的维修成本简直无法承受,但为了骗钱,还是一再被提出。
实际上,西部大量的投资是浪费在这样铺张的工程、以及各种各样的楼堂馆所上,并且腐败也绝不是次要问题。根据我的了解,一个项目如果缺乏监督,一多半的资金有可能被私分或者通过各种渠道转移出去,越落后的地区,这样的情况越严重。
举个真实的例子,某省为了发展旅游,省府投资数亿元,又获得了银行200亿的授信,整合全省的旅游资源,为了打造旅游上市公司。但这个决议还没有出省府,就已经由其工作人员发给了各个亲朋好友,这些人立马开始行动,开始考虑各种项目如何来瓜分这笔资金。

大量投资浪费和腐败的结果,是没有产生经济效益,却放出了大量的货币,而这些货币却并非所有人得利。这样的损害是非常大,而不是次要的。

我认为,一个经济体有其地理上的约束,内地的发展比沿海慢、规模小也许是不可避免的,这时就要求人口的自由流动,让人口去追逐经济,而不是把他们约束在原地,但现在,沿海设置各种障碍,让他们无法实现转移。
另外,地方经济发展最主要是要放松对民间经济的约束,让他们自由地发展,现在的政策对于民间经济是不利的,如果这点做不好,光投钱是没有用的。

关于新疆问题我还想谈两句,就是其资源问题。新疆丰富的资源并没有给当地带来太大的收益,因为资源费被中央征收走了。我想,如果把这部分钱放出来留给当地,让它们根据资源自行决定开发,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都交给了国企和内地的矿老板,并恣意破坏性开发,可能对当地有利得多。据说中央在做这方面的考虑,我完全赞同中央这方面的考虑,但担忧它在执行层面上被扭曲。

另外,我的邮箱是:gjl.lit@gmail.com。如果需要,可以写信给我继续讨论。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