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问回程

建龙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著有:《告别香巴拉》,《印度,漂浮的次大陆》 Chinese writer. Author of: Farewell to Shambhala. India: a floating subcontinent

网易考拉推荐

再探香巴拉-流水账-2  

2010-03-17 09:42: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3-14~16

1.

青藏铁路的确是伟大的工程。

我之前总是站在一个清流党人的角度上批评其对于文化和环境的破坏作用。但是,后来却想到,在清廷的时期,曾经因为“破坏地气”的原因否决过铁路建设,拆毁了铁路,而现在的“破坏环境和文化”又与当年的“破坏地气”何其相似?而我们嘲笑清廷的同时,实际上持有了与其非常相似的观点。

青藏铁路的成本非常大,维护也很费钱,但仅仅从工程的角度上,它的确节省了人们大量的时间,以前需要五天左右的行程被压缩到只有两天,且以前的行程是多么受罪啊,我仍然记得坐汽车翻越唐古拉山口时的头疼。

2.

然而,列车上的藏族人却很少。车上的大部分是生意人、旅行者、以及到西藏去打工的四川人、炒虫草的青海客。一直到了那曲,车上才有了零星的藏族人。

而对于藏族人来说,坐列车出行却有着不同的意义,那就是:骚扰少。

如果坐汽车,从那曲到拉萨的三百多公里,可能会碰到十几次关卡,不停地要求查证件,而做列车则只查一次。

去年,孔雀儿告诉我,从拉萨到当雄的短短100多公里,查了5次证件,当时我还不敢相信,然而根据列车上当地人的叙述,的确如此。

3.

文明必然伴随着衰落。

青藏铁路修通后,曾经在青藏公路边上繁茂的贸易点走向了衰落。

“那原来都是贸易点,现在连屋顶都没了。”一位在西藏做汽车配件的河北人指着公路边上废旧的房屋告诉我。

青藏公路修通后,每隔一定的距离,人们就会自发设立市场,讲从青海而来的货物在市场中做交易,经过数次交易,就通向了拉萨,这样,一辆运输车辆不用走完全程。然而铁路修通后,大运量、高速度、低成本的优势都显露出来,在青藏线上运输的车辆大幅度减少,各个贸易点也就不需要了。

望着那些荒凉的小聚居点,也许可以感受到铁路修通后,公路沿线人所表现的无奈。

4.

谈起青藏线,不由自主想到了慕生忠将军。

我对国内军人既无好感,然而慕生忠是个例外。

在慕之前,在藏北的荒漠上无法修通道路已经是人们的共识,因此,最初规划的道路是川藏线。修川藏线用了好几年,且困难重重,哪怕是修好了的今天,也总是出现泥石流、塌方等自然灾害,影响运力。

然而一根筋的慕生忠破除了迷信,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发现修青藏线是可能的,只用了少量的经费,在百天之内硬生生从无到有制造出了一条青藏线。

我认为这绝对是一个神话。

那些修川藏的人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发现已经有一条运力更大,更快捷的线路出现了,甚至比他们还早竣工。

青藏铁路也基本上沿着青藏公路的方向修建,可以说,当年慕生忠的一个决定,造就了如今西藏90%以上的运力。

5.

再谈虫草。

当年我曾经考察了洛隆县、边坝县、比如县附近的虫草产地,当时恰逢2007年,虫草处于一个高价时期。

各个县城一半以上的人口都在挖虫草。

此次,在列车上,我又碰到了一位青海囊谦的虫草客。他一家四兄弟都在做虫草生意。两个人在西宁安了家,一个人在成都安家,他在拉萨买了房子,此次就是过去办手续。另外,他在林芝还有商业用地。

兄弟四人各有分工,他负责到各个县去收虫草,主要在丁青巴青一带,在成都的人则负责贸易。与成都、广州最大的虫草商人都有联系。

根据他说的情况,2007年是虫草价格高昂的一年,然而进入了2008年,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虫草价格出现了下跌,这一年的生意人很多都赔了钱。

到了2009年,由于没有下雪,虫草的产量很小,价格略有回升,但仍然属于一个调整期。

今年虫草还没有下来,但由于去年缺草,而今年照样没有下雪,预期虫草的产量不高,至今陈年的虫草价格已经再创新高了。

他盼望着今年又是大赚一笔的时候。

6.

啤酒换牛肉。

我舍不得扔掉的几个咸鸭蛋闹坏了我的肚子。上车前准备的六罐啤酒没有喝光。

下车前,剩下了最好的一罐,顺手送给了一位藏族姑娘,她带着母亲从那曲到拉萨去看病。

姑娘在武汉读了大专,回那曲后,在那曲移动工作,最初在柜台上,一年后调到了集团客户部,工作非常舒服。然而她最后又考了公务员,辞掉了移动的工作。

爱好篮球的她对于她的生活看上去很满意。

当我送她啤酒之后,她的母亲热情地邀请我吃她们烹调的牦牛肉,并在下车前打包都送给了我。

哦,久违的牦牛肉。

7.

街头的警戒。

各个街口都有wj。然而这无法掩盖人们生活的气氛。

八朗学对面的拉穆拉错酒吧所在的楼被烧掉了,现在仍然是空地。然而其他地方已经很少有以前的痕迹。

一个sj甚至挠着当地孩子的头,和他们调笑着。

我无法评价眼前的景象。

卡戒不停地告诉我,这里和xj是不同的,他们信佛,他们很善良。。。

于建嵘则在演讲中相信,即便是xj,也只是骚乱,不要将它提到过于严重的位置上,那样反而更不利于生活。。。

那位虫草客和当地姑娘都告诉我,他们要的只是生活,不要限制他们的生活。比如,当当地人们因为生意需要护照的时候,发给他们。。。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