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问回程

建龙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著有:《告别香巴拉》,《印度,漂浮的次大陆》 Chinese writer. Author of: Farewell to Shambhala. India: a floating subcontinent

网易考拉推荐

获奖了,这不是平媒获奖,而是新媒体的胜利  

2010-01-25 01:00: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初,搜狐的华东告诉我,我成了他们it新闻奖候选人的时候,我建议他不要列入。一是自认清高,二是感觉奖项对我用处不大,三是前几年,21世纪经济报道的其他记者也接二连三获得过这个奖项,即便我获了奖,也只能证明21的平台好,而不是记者本人多优秀。

 

然而他们坚持列入了我。在邀请我参加典礼,并暗示我获奖(三位中的一位)之后,我最终选择参加颁奖。

其中有爱慕虚荣的原因,也想以此作为我两年it记者的总结。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我想,我的获奖与其他人不同,因为我因之获奖的作品并没有在报纸上发表,而是在我的博客上发表的。

我的获奖更多是新媒体的胜利,用新媒体冲破平媒的偏见,把真相传达出去。我为自己是一个不局限于平媒、而是坚持利用网络来表达的记者而骄傲。我比普通的平媒it记者(他们大部分不可能靠现有的模式混一辈子了)拥有更大的灵活性。

 

说一下事情的前因后果。我获奖的文章是对于临沂杨永信网戒所的暗访稿。这个网戒所(事实是一家精神病院搞的创收项目)利用家长的望子成龙心态,将儿童强行拘禁实施电击。我前往暗访后写了这个地下社会的稿子。然而遗憾的是,我的稿子却因为风险原因被压了。当天值班的是一位歇斯底里型的女性副主编,封杀过很多好稿子,却放过了很多存在硬伤的稿件,受到过多次喧闹部的批评,中奖之后的她自然更加疯狂。我认为这样的女人只应该回家带孩子,她却偏偏当了领导。

那天我不幸碰上了她,压稿的理由竟然是:央视曾经为这家网戒所做过多次专题报道,这说明网戒所有背景,查不出网戒所的背景就不敢发。

由于报道肯定不可能原样发表(最大的可能也发不出来,即使万一能发,也要改得面目全非),我决定自己找出路。

 

我将新闻报道体改成了博客体,将其中“本报记者”、“记者”字样全部去掉。加上了自己的按语。在我正准备发博客的时候,中国青年报记者白雪找到了我,由于虽然21把我稿子压了,但我将采访资料给了一家云南报纸《都市时报》的朋友李国豪,他写了篇报道,其中提到了我。白雪顺藤摸瓜找到了我的电话,她也去了临沂,刚刚离开,为这个组织感到害怕,又有些惶惑。我把自己的文章发给了她。她让我晚几天发博客,害怕打草惊蛇,相约55日同时发表,中青报发报道,我发博客。

然而由于我不知道的原因,当55日我将博客发出来的时候,这次中青报却没有发表出来。到了57日,当我的博客引起了一定的影响之后,中青报才姗姗来迟发表了白雪的文章。

不过中青报的迟到对于新闻的传播却是有利的,我的博客从一定程度上唤起了人们的热情,纷纷开始关注,这时候中青报迅速推出了第二波,它的影响力要大得多,也彻底满足了人们的好奇心。

 

这里,谈一下我55日推出博客时的情况。当时twitter还没有被封杀,我的博客不参加任何圈子,也没有什么浏览量。我要推文章并不方便。当文章发表后,为了让更多的人知晓,我拜托我的朋友周曙光(zola),让他帮我做了个小专题,并广而告之,由于周的影响力很大,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各处的网络媒体在他的宣传下四处转载。如果不是他的帮忙,也不会产生这么大的影响力。

那些对新媒体迷迷糊糊的人永远想不到新媒体的传播力有这么大,实际上,只要利用得当,其传播效果并不亚于在报纸上发表的传播效果。这里注意:如果一条重大新闻报纸不敢出,最终丧失读者的是报纸,而不是记者。因此,找到第二条发声渠道的记者才有主动权。

 

此后,南方人物周刊的杨潇、三联生活周刊的记者都找到了我,他们后来都去了临沂,写了报道,其中三联生活周刊的记者被临沂戒网院忽悠了,写了一篇歌功颂德的文字,三联生活周刊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一落千丈,我从此再也不看它的任何文字。

此外,卫报、德国一家报纸等也找我寻求过帮助。其余国内的媒体需要联系方式的我也尽量帮助,还推掉了一些进一步要求。

后来,卫生部叫停电击,央视的柴静跟进报道,等等,都是事情的后续,不再赘述。

 

当然,我有自卖自夸的成分,其实如果算影响力的话,中青报白雪的文章和央视柴静的报道影响力巨大。如果我能推荐,我想白雪绝对是最大的功臣。

不过说这些话意义不大。我写这篇文章,只是想说明,即便对于传统媒体的记者,网络的影响也是巨大的,如果不会使用网络,就意味着自己仍然被平媒所绑架。设想一下,如果我的文章被“歇斯底里女”压下之后,如果没有其他渠道释放,就意味着丧失了话语权。即便在这次事件之后,我做其他稿子时,也养成了利用网络发稿的习惯,如果知道某条新闻不可能在报纸上发,就直接上网,同样可以取得不错的影响力。比如,绿坝事件中,我揭露金惠和军队人员勾结的稿子;最近孔子学院腾挪资金的稿子等等。甚至可以说,我最有影响力的稿子大部分都是通过网络发布的。

石首事件时,南方人物周刊和新京报记者被打,杨潇找我联系周曙光,将被打的消息迅速通过twitter传播,造成了各类媒体的跟进,也说明传统媒体利用网络传播的重要性。

除了信息发布之外,网络也是一个获取信息的平台,但这方面大家都讨论得比较充分了,就不再多说。

总之,我认为,在一个畸形管制的环境下,传统媒体的记者只有学会使用互联网工具,才能突破管制,将自己的声音最大化地传播出去。这或许是我获奖的最大价值,也是对新媒体的一次认可。

 

最后,很高兴,除了it新闻奖之外,还有it博客奖,获奖的有可能吧,这个小小的网站做出了自己的特色,当搜狐选择了可能吧的时候,我感觉和它一起获奖并不掉价,反而是传统媒体的共同获奖者让我没有感觉。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