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问回程

建龙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著有:《告别香巴拉》,《印度,漂浮的次大陆》 Chinese writer. Author of: Farewell to Shambhala. India: a floating subcontinent

网易考拉推荐

采访中的倒钩:一场猫鼠游戏  

2009-11-07 22:39: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了做淘宝商户信用欺诈的调查稿,我准备“倒钩”一位参与了刷信用的淘宝商户,让他亲口介绍自己刷信用的经历。

做记者做到一定程度,最初那种对于职业的兴奋感已经消失,做大部分的日常稿件时只不过是应付,少有的乐趣发生在写调查稿的时候。而调查稿的乐趣之一就是利用手中的权力逼迫采访对象告诉你真实的情况。

这里,核心是要把采访对象逼住,让他明白,除了和你合作之外没有别的办法。当然,这实际上是一场猫与鼠的游戏,媒体和受采访人的权力是不对等的。

1.

上海的警察能够玩倒钩抓车主,原因在于权力。他们相信车主是申诉无门的,而他们却有权力把车主抓起来,正是这种不对等的猫鼠关系造成了绝大部分车主认赌服输,交钱了事,而车主的软弱又让上海警察们乐此不疲地继续“倒钩”别人。

对记者来说也拥有这样的权力,如果弱势的采访对象不和你配合,就用文章把对方置于公众的显微镜之下,用唾沫淹死他们,摄于这种权力,采访对象不得不配合。在这里,采访对象只是记者的老鼠而已。

当然,媒体的权力始终大不过政府。如果你采访的是强势的部门、甚至是强势企业,威胁就没有用处,因为对方不会理睬你的威胁,还会直接找上级部门把文章拿掉,发表不出来。在这里,媒体变成了老鼠,强势部门和企业是猫。

对此,大家都心知肚明,到最后,媒体总是去欺负弱势部门,或者弱势的人群,而对强势的部门要么视而不见,要么阿谀奉承。

最近网易的魔兽遭到新闻出版总署的无赖封杀,大部分媒体采取了和稀泥的态度,甚至助纣为虐去奉承版署,原因就是版署是负责管理媒体的机关,是一只超级大猫,有着直接找茬关闭媒体的权力,一般的媒体惹不起,于是乖乖地当老鼠。

刷信用的淘宝商户属于最没有权力的群体,所以我可以毫不留情地抓出来当实验老鼠解剖,不会带来任何的麻烦。反正现实生活中的猫太多了,再多我这一只也不要紧。

2.

我想的路子是这样的:冒充客户登陆一家刷钻平台,并和其中一位会员进行刷信用交易,把证据利用拷屏、保留文字等方式保存下来,这些证据就构成我“倒钩”的基本要素。剩下的就很简单了,我只要给对方打电话,讲我已经掌握了对方刷信用的证据,并威胁要交给淘宝关他的店,这只可怜的老鼠就会竹筒子倒豆子什么都说了。

至于这个“倒钩”的对象张三还是李四,是无所谓的,只要他告诉我为什么要刷钻就行了。

于是,开始行动。

3.

刷钻平台很多,而且防范很严,为了防止我这样的“卧底”潜入,平台一般都会要求用户注册才能进入。在注册的时候,还会要求用户提供联系方式、淘宝网店的地址、支付宝账号等信息。

我没有在淘宝上开网店,也没有支付宝。于是注册了一个新的支付宝空账号,又随便在网上找了个网店的地址。最后,选定了一家我瞄准的刷钻平台,把信息填进去,注册成功。我只要保证这个账户能够存活一个小时就行了。

虽然是一个刷信用的平台,但平台内的流程非常专业,即便是注册后,也不可能浏览其他用户的信息,更不可能直接看到其他用户的网店地址。万一淘宝派卧底进来,也不可能一下子把所有的网店地址抓出来。只有你接下某个刷钻任务,才有可能看到这家网店的地址,而且每次只能接一个任务。

总之,这个刷钻平台是经过精心建构的,耗费了创建人大量的精力。

我接了一个刷钻任务,查找到了一家小网店,它就成了我的目标。

4.

为了顺利实施“倒钩”,我把所有的信息都做了拷屏处理。这包括对方的手机号码、对方的网店地址、对方发布刷钻任务的详情。

保全证据,从采访的角度上说,这也是一种媒体自我防卫的需要。

更重要的是,只有保全了所有证据,才能逼迫对方就范。只要他不老实,我就可以告诉他:“我和淘宝的人很熟,这些证据已经足以叫他们关掉你的店。”

当我翻看这个小小的网店时甚至产生了怜悯。这个小网店的生意非常冷淡,除了少量的关联交易之外,几乎再也没有正常的生意了。无法想象店主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浪费在刷钻这样的事情上,却没有回报。在淘宝上,又有多少店主在做这些毫无效率可言的事情?对于他们而言,淘宝的稽查一直悬在头上,不知何时会落下,同时,还要忍受刷钻者的剥削。

于是,晓月在我的精心策划下,被逼出场了。

5.

我没有想到店主会是位女士。我不妨称她为晓月。

当我准备完所有的材料,给她的手机打电话时,她完全不知情。上海口音从电话中传来。当我自报家门时,不出我的意料,她的语气中带着慌乱,她显然想不到被我盯上了。

这样的开头对我很有利,有助于这个猫与鼠游戏的进行。

“我只想了解你为什么要刷钻,怎么刷钻。如果你说出来,我保证不找你任何麻烦。”我职业化地说出来开场白。

只要她稍不同意,我就亮出自己的证据,告诉她除了配合之外别无选择。

但她连反抗一下都没有尝试。经过短暂的沉默,她开口反问道:“如果能做到生意,谁会没事去花钱刷钻?”

在我的鼓励下,她说出了更多的情况:“每天守着电脑不敢离开,还要到处去刷信用,就算是挣上几块钱,还不够刷信用的开支,这就是小店主的日子。”

6.

下面的记录来自于我和晓月的谈话内容,我只是忠实地加以记录:

晓月曾经帮助朋友打点一家网店。

“最初我们的确刷信用,刷到了两三钻,然后没有再刷,正常地做生意升到了四钻,甚至快到五钻。”

晓月说,那时候的淘宝还处于江湖时代,刷信用并不算违法,于是大家都刷。至于为什么刷,是因为商品排行机制。一开始,每个商品都有七天左右的上架期,哪一个商品快到下架的时间,就排在前面。后来,淘宝不再按下架时间排列,而是谁的信用高,就排在前面。就像国内政府促进经济和经济至上论造就了gdp崇拜一样,淘宝的信用制度也造就了信用崇拜,各个商家争着去刷信用。

到后来,淘宝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出台了一系列的手段查杀信用。

但晓月朋友的网店却是安全的,原因在于淘宝只对六个月内的信用欺诈做处理,超过了这个期限,因为涉及面太广,也就既往不咎了。晓月朋友的商店改作正常生意的时间已经过了六个月,所以,是安全的。

但出于意料,某一天,淘宝却突然来信,说他们有若干交易是造假的。“我们不否认以前造过假,但淘宝指出的那些交易却是正常交易。”晓月说。与欧亨利写的《警察与赞美诗》相似,整个事情滑稽在作假的时候没被抓,却在干合法的事情时被抓了。

因为感觉自己有理,晓月的朋友没有删除那些记录。但随后,淘宝关闭了这家网店。无法申诉,也无法恢复。

“只有网店被关闭的时候才知道对于我们意味着什么。网页打不开了,阿里旺旺打不开了,我们本来已经有了比较固定的客户群,也找不到了。我们的生意全都找不回来了。就是想去申诉,淘宝也不理睬我们了。”

当面对强势的平台时,店家更多表现出的是无奈。这就像一个现实中开业的小茶馆,生意不错,顾客也喜欢,但突然有一天,警察来关了茶馆,赶走了他们,没有告状的地方,也没有恢复的可能。关掉他们的网店,等于他们长时间的经营都前功尽弃了。

这里还是那个猫鼠的权力游戏,由于权力的不对等,老鼠是没有发言权的。

7.

此后,晓月决定自己开店。

但此时,由于淘宝拥有了200多万家网店,任何一个新开张的小网店都很难受到关注了。淘宝已经足够大,需要的是大店铺,小店铺生存的时代过去了,每一个小网店主都有着独特的委屈。

“你可以试着开一个小店。”她建议我说,“去体验一下,看每天看着屏幕却没有一单生意的心情怎样?”

刷信用成为了她的最佳选择。当通过虚假交易积累起一定的信用时,真正的顾客或许会来到。

“刷钻并不是为了欺骗顾客,而是为了把顾客吸引过来。至于正常的交易我肯定不会欺骗的。”这就是为什么刷信用的网店很多,但真正欺骗顾客的网店却很少的原因。他们不是为了骗人而骗人,而是被整个信用体系绑架了。

当我问,如果再被抓,会怎么办时,她回答:“再被抓就不开了。”

也许她已经体会到,开这样的网店机会成本多么高,还不如干点其他的。也许只是更加无奈的选择。

我原想问她有多少交易是虚假的,在哪些平台上刷钻,但最终都放弃了。我挂断了电话,不再继续这场猫鼠游戏,当一个不怀好意的聆听者的感觉很让人难受。

8.

我至今仍然相信淘宝是个优质的平台,与支付宝双剑合璧,异常强大。与朋友们聊天时,当他们问到看好哪些网站时,我会毫不犹豫地把淘宝和支付宝的名称报上,并且会长期坚持这样的看法。

但此刻,我也感觉到,淘宝是无数个卖家用自己的心血堆砌起来的。也许我们对于小卖家的困惑关注得实在不够,看不到一个平台之下那一个个实实在在的人,以及他们的生活状态。

在这个国进民退的时代,我们关注的是一个个国企的高管、一个个能人,却没有想到,更多的小买卖人的日子并不好过,即使引入了新的交易手段,最难过的还是这些人。

9.

台湾的戴立宁出身于法律世家,他父亲也是个好法官,但戴立宁却放弃了法律生涯。

一次,他告诉我为什么自己不选择法律时,说道,他父亲一直不想让他做法官,但上大学时,他仍然选择了法律专业。

后来,他在军队服役时,由于是法律专业出身,担任了军事法庭的职务。在一次司机盗卖汽油的案件中,该司机最初被判了三年,他建议上级,由于被告态度好,应该改判两年。上级接纳了他的建议。

但在他用笔把三改成二的时候,一个念头诞生了:“到底是什么赋予我权力,去决定一个陌生人的命运?决定他是被关两年,还是关三年?”那一刻,他感到了笔的分量,于是放弃了法律生涯。

但我们依然乐于去判决别人。

当人们想到淘宝信用欺诈问题时,仍然沿用这种思维,呼吁政府的强势干预,增加猫的数量。但想到晓月,我就明白,干预的结果不会美妙,反而更加不利于小店主。

因为,每一只猫都是有目的的。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