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问回程

建龙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著有:《告别香巴拉》,《印度,漂浮的次大陆》 Chinese writer. Author of: Farewell to Shambhala. India: a floating subcontinent

网易考拉推荐

明治维新:藩士革命 制衡篇  

2009-10-14 02:19: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文章是建龙找工作时所用的文章。当时戴志勇(现在南周)请我写几篇文章好做推荐之用,建龙拣最熟悉的题目写了几篇。分别是一篇写西藏虫草生意的调查文章,两篇简陋的经济分析文章,都已经在博客上贴过;另外还有一篇散文,惨不忍睹,没有再拿出。加上明治维新的一篇文章,即本文。

蒙不弃,以纯然生手获得了工作,完成职业生涯一大跳跃,若非抛弃成见,又怎么可能招一个毫无工作经验和背景的人呢?至今感激不已。

翻检旧文时,发现明治维新的文章还算不错。曾见过历史学博士叶檀写明治维新的文章,至今内容一概忘光,只记得反胃的感觉不舒服,这也是促使我写本文的原因。幸而经过两年的历练,叶檀等人的文章再也懒得看,知道是浪费时间,这也算是学识上的一种进步。

建龙认为,明治维新更多是一次中下等级的藩士革命,在将军、大名与天皇争斗的三元结构中,一方面,打掉了将军势力,另一方面,消除了大名的权力,最后,限制天皇权力,完成了宪政革命。当然,也留下了尾巴,从而导致了后来的民族情绪和军国主义。文章分三部分,分别以制衡、过程、后果名之,说明事件的前中后各发生了什么。每一部分又分三节。

下面为正文:

明治维新前的日本和中国的不同点可以归结为:日本社会有权力制衡,而中国没有。

当然,维新前日本的权力制衡并非是因为宪法,而是因为局势。当时的局势可以分为三点:

制衡第一,天皇和幕府将军的双头结构。

虽然天皇毫无权力,却占着至高的道德优势,历任幕府虽然能够攫取到权力,却不敢废除天皇或者取而代之。这一点可以东周列国时期、三国时期的曹操、天主教时期的欧洲作一个四方比较。三国时期的曹操携天子以令诸侯,但目的却很明显,取而代之。虽然在他活着的时候并没有做到,可等他一死,他的儿子曹丕废弃了汉献帝,建立了曹魏政权,可以说,中国式的逻辑是取代式的,而不是实权式的,当丞相的权力逐渐控制了百官,让他们无法发出异议的时候,也就到了取代的时候了。这和欧洲史上加洛林王朝取代莫洛温王朝也有相似之处,在欧洲的版本是:宫相逐渐取得了权力并成为世袭,最终取而代之。但欧洲在出现了这样的取代之后,随即就进入了封建时代,也就不可能随便取代了。特别是到了后来,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和罗马的教皇形成了双头结构,教皇拥有着道德和信仰的优势,而皇帝拥有着权力的优势,在双方的斗争中,那些实力相对较弱的封建诸侯得到了保全,或依附于教皇,或依附于皇帝,于是他们之间产生了一种均衡。这一点就和日本的情况较为相似了。

而中国走的是一条相反的道路,是从封建变为集权,在东周列国时期还有制衡存在,比如,春秋五霸没有一个人敢于称王,把周天子废掉,他们只有借助于周天子,才能取得战争的正义性,所以,战争的真正目的虽然是扩张和掠夺,但名义上都是尊王。在那时候,的确是有制衡存在的,到秦统一六国之后,这种制衡就消失了。天子和庶民之间已经没有了中间阶层。董仲舒之后,天子集政教权利于一体,以后的人们除了听从和取代,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了。

但是,为什么幕府将军和天皇能够形成双头结构,以至于虽然天皇毫无权力,幕府将军也不敢废除呢?这就是因为有藩国(也就是诸侯)的存在。

 

制衡第二,幕府将军和藩国的中央-地方结构。

幕府将军之所以害怕天皇,除了他的宗教和道德地位外,实际上是害怕地方势力。日本社会最为奇特之处在于,它虽然在政治和宗教上是统一的,却一直无法消除地方势力。或者说,它还是和欧洲的历史有相似之处,虽然历史上有过统一的中央集权政权,但后来这种集权被打破了,又退缩到了封建时代。可见,中央集权并不见得是一种优秀的政治形式。

同样可以和欧洲比较,法国人经过亨利四世的宗教战争进入了波旁王朝时代,最终法国进入了一个中央集权和繁荣的时期,最辉煌的顶点就是太阳王路易十四,因为祖上的勤奋,到了他的时候,可以大摇大摆地宣布朕即国家,盖一盖宫殿,嫖一嫖小妞,镇压一下新教。但是,必须看到,在法国社会经济发展的同时,它的政治结构却越来越僵化停滞,把所有的问题都积累到了朝代末年,到了路易十六时代,这个还算不错的国王为他的祖上还了债,被砍了头。

而英国走得却是另外一条路,它的国王很少有这么潇洒,过日子总是战战兢兢的,征税权逐渐被剥夺,对于臣民的人身权利也很少能说剥夺就剥夺(理查三世杀了两个小侄,王位竞争者,还是暗算,按照铁伊的观点,还很可能不是他干的,却引起了永世的谴责,到现在还是暴君的典型)。大约都铎王朝的几代国王算是略微尝到了中央集权的甜头,亨利八世镇压天主教,还砍了托马斯·莫尔的脑袋,同时还扰乱了货币的秩序,没有人敢过于反对他。但这并不表示英国的贵族们认赌服输,末代都铎王伊丽莎白女王一死,斯图亚特王朝建立,詹姆斯一世原来是苏格兰的国王,现在被请了过来,外来人当国王,自然是弱势国王,还想像伊丽莎白女王一样潇洒就不可能了,到了他的儿子查理一世时代,冲突扩大化,终于被推翻砍了头。但英国人突然发现,在克伦威尔护国公统治时期,这小子虽然没有国王的身份,但日子却比一个弱势国王时代更加难过,于是斯图亚特王朝复辟成功。英国人学会了宁肯要一个陈旧的政府形式,也一定要有限制权力的实际,革命的集权和反动的集权原本就是一回事,都不能要。

而中国走的基本上法国的路子,两国的文化传统的确有很深的渊源,这也是为什么法国政府和中国政府互相爱慕频送秋波的原因之一。可以把路易十四时期和汉武帝时期相比较,两个帝王都经历了一次经济上和文化上的盛世,但两个帝王又造成了社会的衰落,从他们开始,这个朝代的命运似乎就已经注定了。但时下的人们还是只注意到了汉武帝辉煌的一面,却没有看到这样专制和他的恣意妄为对经济的破坏力。

日本也受惠于幕府和诸侯的相互牵制,虽然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都是打胜仗的英雄,却无法完全消除反对势力,反对势力存在,就无法做到取天皇而代之。诸侯们虽然可以长时期听从幕府的号令,但威慑的力量始终存在,只要时机适合,就可能爆发。

明治维新时期的革新力量主要也是从实力最为强大的西南雄藩萨摩、长州发起的。后来所谓的萨长土肥(萨摩,长州,土佐,肥前)成了明治维新的革命力量。

但是不是有了天皇、幕府、诸侯这三个层级的力量就产生了明治维新呢?不是,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力量,就是武士阶层,或者说藩士,明治维新从本质上讲是藩士的革命。

 

制衡第三,藩国和藩士的理想-现实结构。

武士阶层在日本是一个单独的阶层,这个阶层由藩主供养,服从于藩主的利益。如果藩主之间有了危难,按照武士道的精神,宁肯舍掉性命也一定要保卫藩主的利益。可以说,这是一个战士阶层。战士本来应该是没有政治头脑的,只要会打仗就可以了。比如纳粹失败后,欧洲人对于隆美尔、古德里安、曼施坦因等人仍然赞不绝口,原因就在于军人的职业性质就决定了他要打仗,只要不参与实施希特勒的政治计划,也不犯虐俘等人道性犯罪,就应该是无罪的。更加注重武士道精神的藩士自然也有这样的信条。

但实际上,人们往往忽视了,藩士还是最有文化和理想的一个阶层。正是蠢蠢欲动的理想让藩士们不仅仅是工具,还在时机合适的时候,成为了历史的塑造者。他们有很强的使命感。领导这次革命的人不是藩主,而是各个藩国的藩士。

维新三杰之中,大久保利通和西乡隆盛出自萨摩藩,木户孝允出自长州藩,他们和后来的伊藤博文、山县有朋、井上馨等人都是藩士出身,没有一个是藩主。为什么?这很容易理解,因为明治维新的目的不仅仅是赶走将军,还是针对于武士阶层的主人,也就是各个藩国的,在一次革命里面,日本完成了好几项任务,大致上说来,是:

大政奉还:幕府将军把政权还给天皇。

废藩置县:藩主刚刚反对完幕府将军,随即自己也被废除了,他们如何能够同意?自然是藩士的功劳,或者说,藩士为了更大的理想而背叛了藩主。

维新变法:经济上的开放,在此之前日本是一个闭关锁国的国家,对于贸易的封锁程度比中国更加严格,但他们没有经过大的战役而迅速改为开国,这也是需要魄力的。政治上的改革,学习西方,逐渐走上宪政的道路。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