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问回程

建龙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著有:《告别香巴拉》,《印度,漂浮的次大陆》 Chinese writer. Author of: Farewell to Shambhala. India: a floating subcontinent

网易考拉推荐

书评:吴钢的《〈易经〉释梦》 下  

2009-10-11 02:51: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世遗民的幽愤之书

在作者看来,《易经》是一部幽愤之书。商代的亡国,小人的得势和覆亡,以及最后荒诞的结局,让一个叫做永的占卜者看破了世事,在老年的时候把如同过眼云烟的历史写在了一部貌似巫卜之书的字里行间。当然,读者大可不必完全相信作者的观点。即使作者也不完全相信。他首先要做的是推翻历史,其次,是在推翻历史的同时建立一种史观,他并没有想、也不可能做到完全复原历史。

我们不妨也把《易经释梦》当成是作者的幽愤之书。盖著述者都是有所郁积,才发奋著书,以求得一种话语的生存权。

下面引几段文字,读者应当从中能够读到作者真正的历史倾向:

……一旦农业人口将其修理地球的原始热情用于修理社会,其态度是绝不宽容的,其目标是毁灭一切的,其手段是充满暴力的。为了获得一个平面化的社会结构,就必须铲平一切的社会差异,就必须让全体社会成员退回到体力劳动的职业,就必须放火烧荒……尽管如此,为了维持这个平面结构,还必须用不间断地铲平此起彼伏的社会差异,还不求助于稳固而恒定的强权,而统治者本人的社会地位(他们的官职和贵族身份)则是万万不能动摇的。由此看来,获得一个理论上的社会平面说到底也无非是在缘木求鱼,而这样一种手段与目的之间的矛盾,则唯一地来源于农业人口自身的占有欲。《〈易经〉释梦》P121]

设想一个没有见过多大世面、人格严重病态的农业政府者,贸然闯进繁华大都市之后会产生什么样的心理反应——在现实的强烈刺激下他一定会滋生出某种妄念,在模仿中超越一切的妄念。从唯物欲念出发,一些表观的东西最容易吸引他的注意,对工程的狂热便与破坏旧社会的欲望相伴而生。[《〈易经〉释梦》P138]

在书中,现实已经和古史合流了。现实无非是古代历史的一种循环重复,或者更确切地说,循环重复无法完全解释历史,作者企图用混沌学的理论来解释历史,这其中有重复的成分,在历史上,从周到北周、到武周,再到后周,在人物上,每一个人都有着无数次的转生,从武王的身上作者看到了后来的周世宗,都是一样的壮志未酬身先死,以至于身后留下了未成年的小皇帝,从文王之妻太姒的身上看到了后来的武则天,等等。当然,这是作者的说法,从读者的角度,我们可以反过来看,就能看到作者是如何组织他的故事的。也就是说,作者认为在三千年前的周朝革命让中国的历史从一种稳态过渡到了另一种稳态,从此的三千年无非是在这种稳态中寻求小的改变,以至于人物所扮演的角色无非是在已经固定的社会形势之中重来复去。他企图还原的历史,就是用后来人物的特征去推敲更早的人物。在人性不变的前提下,人们在接近于相同的环境中会表现出一致性。于是,为了了解当初太姒的作为,不妨从武则天身上去考察,其余的人也一样。以此种方式来逐渐复原历史,虽然不可能完全正确,但要比伪造的历史要更加接近于真实。

我想,这也就是作者写作此书的目的,作为一个当代的遗民,他仿佛是一个出世者默然地注视着这个世界,从现在纷纭复杂却又庸庸碌碌的活动之中找到历史的痕迹,就如同当初写作《易经》的人,期待以后的人会发现其中的曲直。即使这个人的确出于他的创造,也无损于作者的思想。

建龙当遥遥一拜。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