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问回程

建龙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著有:《告别香巴拉》,《印度,漂浮的次大陆》 Chinese writer. Author of: Farewell to Shambhala. India: a floating subcontinent

网易考拉推荐

聪明的艾柯和愚蠢的文学批评  

2008-04-27 01:27:37|  分类: 文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佩服艾柯是全方位的,不论他是一个好的学者,还是因为他是一个杰出的小说家。不仅仅是因为他的符号学贡献,也不仅是他对于中世纪和乔伊斯的研究,还因为他写出的最美的小说,再加上他对于文学理论和文学批评的观点,等等……

至于对中国读者而言,他之所以被接受,更多的是因为他的一部《玫瑰之名》,当然有的人的理解力实在不敢恭维,他们之所以读这本书是因为这本书被标明是“非常好看的侦探小说”,可是真正拿来看的时候发现原来侦探小说也不好懂,老头儿为了炫耀学问加入了不少杂七杂八的东西。于是看不懂的人皱起眉头开展了批判运动,还有的人断定这位作者是被吹捧起来的,红火不了多久。看来,标准的读者还是真的不容易找,这样的读者一定以为他只写了一部侦探小说,不知道他还写过如此众多的其他书籍,当然这些书都是这种读者看不懂的

 

其实艾柯最好的作品是他的第二部小说《傅科摆》,只是这本书更加不好懂,更容易被作者绕进去,以至于介绍这本书时,整个大陆都不过是在把别人的评论抄来抄去,避免发表自己的意见,因为发表出来就是可笑的(他们的水平实在有限,大部分处于一种艾柯直接嘲弄的诠释过度水平上),特别被这样一个善于嘲弄别人的家伙发现自己的无知,可真不是什么好下场。有时间的时候,我想再重新通读一遍,好好地把他阐释一番,或许是出于这个目的,开始有心阅读其他的其他著作来。到目前为止,看到了他的《误读》,《悠游小说林》,以及《诠释与过度诠释》。其中第二部还没有看太多。这篇短文只想说一个问题,即诠释过度的问题。

在他做文学评论的时候,虽然可能没有深刻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但却看到了其荒唐的一面。最有力的证据就是搜集在《误读》中的一篇,把一部按照经典写法写出的、几乎不具有歧义性的作品《约婚夫妇》阐释成没有人能够看懂的东西,巧妙地讽刺了所谓的文学批评。当然那时的艾柯充分展示了他的幽默感,却是带着善意的嘲弄。

只是等他成为了小说家,写出了畅销的严肃作品之后,才突然发现原来问题更为严重,因为过度阐释被用在了自己的作品中。讨厌的批评家们完全有能力把一个肉包子迅速分解成一堆原子再重组成一滩狗屎,完全把一个作品按照批评家的眼光变成一堆无法辨认的杂货。

其第二部小说和《诠释与过度诠释》就是对于这些人的回答,虽然小说中表现的内容很丰富,但有一条思索始终存在,主人公们如何把一个账单通过阐释变成了一个惊天大秘密的文件。至于其理论中,则直截了当地说出了我们需要阐释,却要避免阐释过度,而这恰恰是当代的文学批评家不知道的。

 

文学批评和文学的脱节在中国尤其严重。究其原因,是文学批评和文学的两极化。中国的作品大多是中国的,在二十多年师法西方文学之后,似乎没有找对老师(有个别人的作品是不错的,这里只讲大部分),现在变得越来越本土化,越来越注重情节,变成了一个个离奇的故事而忽视了文学性;同时,中国的文学批评却走向了世界,把最玄虚最无聊也显得最前卫的部分当作宝贝引了回来,于是大学里研究文学批评的人似乎都成了一群怪鸟,说着让人最听不懂的话,去套那些最无聊的作品,能够得到什么样荒诞的结论,只有天知道了。最后文学批评形成了一个小圈子,彼此之间说着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听懂的话,也正因为听不懂别人说的,为了避免被嘲笑成无知,就竖起大拇指称好,大家变成了一群没有穿衣服的皇帝,仅此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