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问回程

建龙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著有:《告别香巴拉》,《印度,漂浮的次大陆》 Chinese writer. Author of: Farewell to Shambhala. India: a floating subcontinent

网易考拉推荐

难忘墨脱(1)  

2007-11-21 17:14: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墨脱更加难以忘怀的不是风景,而是人。

   走墨脱之前,由于刚刚走了另一条线路,从大峡谷的加拉村刚出来,一方面,加拉比起墨脱线路是更少人去、也更少旅游污染的地方,另一方面,在加拉的两天是我最幸福的两天,仿佛回到了童年,和当地人一起干农活儿,一起吃饭,睡在他们家中,完全是最好的朋友。当离开加拉时突然有想哭的感觉,真的不愿意离开,却又知道如果要保留最美好的回忆,必须离开。

难忘墨脱(1) - 建龙 - 莫问回程

   离开加拉的那天,由于迷了路,一直到晚上十二点才走回到派镇,也就是墨脱线路的起点。那天行走里程在六十公里以上。夜间,我的身边就是雅鲁藏布江,黑暗得什么都看不见,还有断断续续的小雨。在江面上方有十几盏磷火,排着固定的队伍一直伴随着我走了十几公里,我最初时把这些磷火当成了江边的灯光,以至于想向灯光走去,如果真的走过去了,也就掉到江中喂鱼去了。当然这只是自然现象,磷火大概在山区是比较常见的,同时,由于从印度沿江上行的风恰好和我行走的速度差不多,导致那些在气流中的磷火也跟着我一直走了下来。

   到达派镇已经是半夜,我的脚底板上走出了两个超级大泡,第二天已经不会走路了,只好又休息了一天,才决定向墨脱进发。

难忘墨脱(1) - 建龙 - 莫问回程

   在我的心里总是以为走过大峡谷,故不怎么看重墨脱。这时候恰遇了三位也是要前往墨脱的旅行者。一位三十岁左右的人,叫老张,一位刚毕业的学生,后来我们根据籍贯叫他重庆,还有一位女士,我们叫她湖南。

   他们叫我小胡子。我的外号由此而得来。

   开始他们只是背地里叫,这个外号中似乎带着一丝侮辱人的味道。这三个人在拉萨时曾经碰到了两个大胡子,并且被其中一位大胡子“忽悠”过,这可能成了他们对胡子不满的原因。可我的胡子只不过是因为没有随身带剃须刀,就自然而然长长了。大概由于我的傲慢和目中无人,他们就送给了我“小胡子”这个外号,以和拉萨的大胡子相区别。

   到我回到派镇的第三天,我们四个人一起出发了。同行的还有在拉格的旅店老板,他是来派镇买菜的,一来一回就要两天。我们第一天走到了拉格,就正好住在他的旅店里。

   头一段路是坐车上去的,到达一个叫做松林口的地方,汽车顺着坑坑洼洼的山路颠簸着一直向上,司机大概感觉不到害怕,可坐在车厢里的我们却感到了紧张。

到达了松林口,好日子结束了,剩下的路,一直到墨脱,就只能靠走路完成。我们面对的第一个山口就是四千多米的多雄拉。

难忘墨脱(1) - 建龙 - 莫问回程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