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问回程

建龙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著有:《告别香巴拉》,《印度,漂浮的次大陆》 Chinese writer. Author of: Farewell to Shambhala. India: a floating subcontinent

网易考拉推荐

虫草热下的寂寞古道——深入探访虫草采集点(上)  

2008-03-02 11:05:03|  分类: 藏行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目前顶级虫草的价格已经超越了黄金。本文揭示了虫草贸易源头的情况。本文来自于二零零七年五月份的旅行,文中的谈话都来自于第一手资料,希望能够让人们真正了解到现代西藏虫草产地的生活。

本文不去描写城市内服用虫草滋补身体的有钱人,不去讨论虫草的价格对于消费者的影响,而仅聚焦于在虫草热的冲击下、虫草产地人的生活。为此,我选择了最偏僻最难到达的虫草产地:位于茶马古道上的洛隆、边坝;现在,这一段茶马古道叫做川藏中线,或者西藏省道303。

最寂寞的一段茶马古道
海拔五千二百米的磨坡拉(当地人也叫雪攸拉)山口是一个分界点,在山口的东面是平坦的邦达草原,海拔在四千米以上,草原上的人们以放牧为生,在山口的西面,经过一段陡峭的下山路,就到了川藏中线上第一个虫草采集点布宿沟。
布宿沟位于省道303上。在从前,这条省道有另外一个更加响亮的名字——茶马古道。历史上茶马古道从云南出来后,进入四川境内,其中的一条线到达了西藏东北部的昌都,再从昌都经过当时的洛隆宗和边坝宗,经过现在的嘉黎线境内到达拉萨。在六十年前,这条路还是从四川进入西藏的主要道路。
在西藏和平解放之前,解放军和西藏地方政府曾经有过一次昌都战役,其发生的地点是从四川的德格县到现在昌都,败退的藏军想从昌都沿着茶马古道退回洛隆宗防守,但被从青海过来的解放军部队操了后路,不得不选择了投降。昌都战役的迅速结束为西藏的和平解放奠定了基础。也可以说,那时也是这一段茶马古道最为辉煌的时刻之一。
从那时候开始,这一段路就迅速地沉沦了。原因在于川藏南线的通车,到了后来又修筑了川藏北线,这两条公路的行车难度都远小于原来的茶马古道(中线),于是进出拉萨的人们都选择了更加便捷的道路,曾经威名赫赫的洛隆宗和边坝宗被冷落成为了西藏最不引人注目的两个县。即使在旅游热兴起,云南境内的茶马古道已经成为了旅游和时尚的热门时,这条道路还是躺在深山峡谷里很少为人知晓。只有这两个县的当地人还在使用着往日的道路。并且现在的道路和当初的古道也有所区别了,并不完全重合。
由于缺乏良好的道路系统,这里成为了西藏最落后的地区,也是民风最原始的地区。但现在,这一切都逐渐改变了,最近几年对于当地经济最大的冲击就是几千公里外的城市人正在消费的虫草,经济规律把遥远的、发展极不平衡的地方联系在了一起。广东人、上海人、香港人在吃虫草的时候,似乎没有想到每吃一口,造成的需求拉动都会拉扯一下几千公里外高原人的生活,让他们的生活慢慢地离开了常轨。

布宿沟——虫草采集点
布宿沟因为一个小村子得名,这个村庄也叫布宿,恰好位于洛隆县和八宿县交界附近。八宿县在磨坡拉山口的东面,那儿是美丽的牧场,却没有虫草产出,我在八宿境内的邦达草原上参加了当地寺庙的一个法事活动,全乡的牧民们全都参加,很多人开着汽车、骑着摩托从远处赶来参加活动,对于他们来说,参加一天的法事求得平安是值得的,他们的脑海中似乎没有虫草的形象。
但是仅一山之隔、几十公里外的布宿沟却是一幅忙碌的景象。下了陡坡,就看到了无数的帐篷。一个便装的警察掏出了警官证,问我要了证件登记了下来,并确定我并非是挖虫草的人员。“他们都是挖虫草的。”他指着近处的几十个帐篷告诉我,在远处的山坡上还分布着更多的帐篷,“全县有一半多的人在挖虫草。”
布宿位于从五千二百米的磨坡拉降到三千多米的的沟底的过渡地带,在村子上方,四千多米的位置是主要的虫草产区,虫草的位置分布实际上非常有限,一到四千米的以下的区域,或者上到更高的区域,马上就没有了,只有一个条状地带出产虫草。但这个地带的虫草密度却非常大,成为了洛隆县主要的虫草产地之一,每年都会有大量的人涌进来开挖虫草。在这个地带内,漫山遍野都是挖草的人们,他们低着头,拿一把小铲子,不时蹲下挖掘着。当我要走过去的时候,警察拦住了我,对于外地人来说,活动的区域不是山上,而是下面的村子。
从虫草采集点向下一两公里才是真正的布宿村,但就是这一两公里的差别,村庄附近的山上虫草已经非常稀少了。村子里的人以女人、孩子、外地人为主,也有暂时不干活儿的男人。所有的人话题只有一个:虫草。在我坐下的一会儿时间里,已经有好几个当地人来向我兜售虫草,而汉族人则用警惕的眼光瞪着我。这里的虫草质量很高,小一点的价格每一根也在二三十元。当我问一个人,什么样的虫草是三千头大小(即三千根同等大小的虫草是一公斤重)的?他指着一棵非常小的告诉我:“这么大就是三千头的。”绝大部分都比这个标准大得多,价格也高得多。有的大草在当地的收购价就可达到五六十元一根,如果把大草当成是一千头的,大约是五六万元一公斤,至于运送到拉萨、广州等地,价格几何,那就要由需求和大商人共同说了算了。有的消息称,极品大草的价格已经突破了三十万元一公斤。
据当地人告诉我,至少有两家虫草贩子住在布宿,但我去找他们的时候恰好不在。虫草贩子都是青海人,但他们只是初级商贩,也就是收购虫草到县里或者到地区去卖。几百公里外的地区政府所在地那曲就有一个虫草市场,而每一个县城内也有大量收购虫草的二级商贩。
按照我在四川境内和到达昌都之前的经验来看,虫草的初级收购者,也就是在采集期里长期驻扎在采集点的收购者,都是小户,资金并不算宽裕,且有很大的风险,当地人这几年由于知道了虫草在外地的价格,也在往高处要价,前两年几元钱的虫草,到现在就变成了二十元。在运输虫草时也有一定的风险,一次不慎就可能损失全部资金,他们倾向于到了县城就把虫草出货给更大的虫草商人。
到了洛隆县,城内显得非常冷清,由于很多人都去挖虫草了,人力非常缺乏。一个饭店老板(四川人)娶了个当地的老婆,有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男孩原来在饭店帮工,女孩在另一个商店上班,但在这段季节两个孩子全部不辞而别,跟随别人上山挖虫草去了,老婆也跟娘家人去了山上,只剩下四川人自己,以至于饭店由于人手不够而暂时停业,只有附属的小卖部还开着。该老板说:“他们不想一想虫草怎么能吃一辈子?我想让他们学会做生意,可他们听不进去。”

(本文由作者首发于http://www.icolumn.net

  评论这张
 
阅读(36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