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问回程

建龙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著有:《告别香巴拉》,《印度,漂浮的次大陆》 Chinese writer. Author of: Farewell to Shambhala. India: a floating subcontinent

网易考拉推荐

管子:各章提要与初识  

2008-02-18 17:39:33|  分类: 文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管子》的内容而言,和其余的诸家显得非常不同。孔孟之书以讲理为主,极少牵扯到治理国家的技术层面。相比较而言,《墨子》是最系统化的著作,一部书之中有经有传也有专题,更有科技方面的研究,但墨家推崇的简单生活有和道家一样的倾向,以至于对于社会科学的关注度不够。法家历来有关注于社会技术层面的传统,但《管子》又有特殊之处,概因为其并非一人所作,作者们的观点也会有差异,且很少注重形而上的理论,反而把目光放在了具体的技术上。的确,从这个角度上讲,《管子》更有现代经济学的眼光。也正因为它的非形而上,造成没有多少人关注它,我想这是它流传不广的重要原因。

按:《管子》八十六篇,佚亡十篇。建龙把各篇提要辑录整理起来,并略微加上自己的认识和疑问。其中各章摘要系从岳麓版管子中录来,并略作改动。

经言九篇:

牧民第一:指统治或治理人民。本篇全文论述治国、治民之道。

形势第二:形,指事物存在的形态;势,指事物发展的趋势。研究事物的形态与趋势,近似现代之所谓讲述规律性。本篇全文讲述事物发展的因果关系与治国治世的规律。

权修第三:修重权力,即加强与巩固国家君主的政权。本文从经济、政治、教化等诸多方面直接间接论及加强国家权力的问题。

立政第四:指临政视事。本文从多方面阐述人君临政需要注意与解决的重大问题。

乘马第五:乘,指计算;马,谓筹码。乘马即计算筹划之意。本文内容,大部分与计划筹算国家大事有关。文中各节之后皆附小题。有些小题如“阴阳”、“士农工商”等,与内容不甚相符,疑有脱误。

七法第六:指治国治军的七项原则,即,则(尊重法则)、象(查明形象)、法(制定规范)、化(进行教化或训练)、决塞(收放结合)、心术(掌握心计)、计数(计算筹划)。本文是一篇军事论文,以七法为其主要内容。

版法第七:书写于版上的常规常法。

幼官第八:当作玄宫,即明堂,古代帝王宣明政教以及举行典礼之所。明堂方位,古有常规。本篇原文按东西南北中分布成图,恰成一明堂图案。内容包括两个方面,其一,月令与方物;其二,政论与兵法。

幼官图第九:当作玄宫图。本篇内容与前篇全同,仅段落次序有别。

 

外言八篇:

五辅第十:本文述德、义、礼、法、权等五项措施。

宙合第十一:宙指古往今来,合指六合,即四方上下。故宙合意近宇宙。以此名篇,意在包罗万象。本为举凡天地之间之事皆有所论。本文前经后解,经文十五条在前,解文十五段在后。经文简约,多为一两句哲理性语言,有如专题。解文则按题逐条讲解。

枢言第十二:枢,指事物的中心地位或中枢。枢言,意犹处于重要地位的重要言论。本文以哲理性语言,讲重大问题,而力求简要精辟。

八观第十三:意指从八方面观察或调查一个国家。一观知饥饱,二观知贫富,三观知侈俭,四观知虚实,五观知治乱,六观知强弱,七观知兴灭,八观知存亡。

法禁第十四:意指人君立法以行禁。本文强调人君立法权限的高度集中。并提出十八项“圣王之禁”,以戒臣下。

重令第十五:言治国当以法令为重。本文强调法令的尊严不可侵犯,要求一切唯令是视。

法法第十六:以法行法。本文既强调立法,十分重视法度本身;又强调行法,重视用法的手段执行。

兵法第十七:本文通体谈兵。

 

内言九篇:

大匡第十八:指大型简书,当是齐国官书。本篇与后两篇记载了管仲相齐的历史与桓公、管仲关于国事的对话。

中匡第十九:见前。当为私修书籍。

小匡第二十:见前。

王言第二十一:亡失。

霸形第二十二:应作霸言,题目和后一篇错窜。主要记述了桓公与管仲的对言,关于霸王之业的言论。本文通过一些情节,引出管仲与桓公治国图霸的言论与实践。

霸言第二十三:霸王之业的规模态势。

问第二十四:询问、调查。本文实际上是古代一分社会调查提纲。所反映的问题全面而细致。由于基本上运用提问的方式为文,故以问为题。

谋失第二十五:亡失。

戒第二十六:劝诫,告诫。本文通过许多故事情节,讲述管仲对桓公的劝戒。

 

短语十八篇:

地图第二十七:行军作战的地图。本文第一节强调地图在战争中的重大意义,把详知地图视为军中统帅的必要工作。

参患第二十八:人君患在猛毅与懦弱,参详于懦弱和猛毅之间方免于患。第一节与第二第三节内容不一致,疑有错简。

制分第二十九:分,条理,引申为纲领。即控制天下要有纲领。本文分三节,前两节与第三节的文意不衔接,疑有错简。

君臣上第三十:君道、臣道和君臣关系。

君臣下第三十一:此篇比上篇论述范围较广,但也没有离开君道、臣道和君臣关系。

小称第三十二:管仲小举桓公之过,使其改正。本文有管仲请桓公远易牙、竖刁、堂巫、开方语。

四称第三十三:称,举列。本文既列举美恶两种类型的君主,又列举美恶两种类型的大臣,合而为四。

正言第三十四:亡失

侈靡第三十五:本文提倡奢侈消费对于促进社会生产及解决劳动就业等问题都有益处,故倡导大量消费与高级消费。这是我国古代一种极为罕见的经济学观点。全文篇幅长而内容多,涉及政治、经济、哲学等领域,但主要内容为消费学说,即侈糜理论。

心术上第三十六:心的功能。古人以心为思维器官,处于人身之主位。本文主要讲述心的功能及其修养方法,并由此论及治国处世之道。本文前经后解,经与解各有六段文字。

心术下第三十七:本文内容与《内业》基本相同。而从总体上观察,《内业》详细完整,本文则比较简单。可能是《内业》的部分初稿。

白心第三十八:纯洁内心。即扫除欲念,守虚抱静,修养内心之意。从抱虚守静出发,结合治国、处世,大量阐发“无为而治”理论。

水地第三十九:本文以水为题,是古代一篇全面论水的著作。关于水与土地的关系,本文也有表述,所谓“水者,地之血气,如筋脉之通流者也。”

四时第四十:指春夏秋冬。本文乃古代阴阳家的作品,认为国家政令必须遵守四十季节,合于四时则福,反之则祸。

五行第四十一:天子按时施政应当于五行的属性相合,顺则得福,逆则生祸。

势第四十二:趋势,规律性。本文主要谈兵,阐述军事上的规律性。

正第四十三:匡正,或规正。本文主要论述治国者需用刑、正、法、德、道五者规正国人,而正民又要求正其正身。

九变第四十四:当作九娈,即九种思恋。本文是一篇军事论文,提出一个士兵所以能守战至死的原因,直接与九种思恋有关。言外之意,此“九娈”也应是选拔战士的条件。

 

区言五篇:

任法第四十五:依靠法度。本文始终论述治国全凭法度,提出“君臣上下贵贱皆从法”的名言。

明法第四十六:修明法度。本文主要论述加强君主权威与法律制度,提出“动无非法”的主张,即一切行动都不离开法度。

正世第四十七:匡正当世。本文主要论述治理国家、匡正当世的重要措施。

治国第四十八:治理国家。本文并非一般地讲述治国之道,而是专以发展农业、增产粮食的政策来达到治国的目的。

内业第四十九:亦即内功,指修养内心和保持精气的功夫。

 

杂篇十三篇:

封禅第五十:本文记述了管仲谏齐桓公罢止封禅的议论。原文已亡,根据《史记·封禅书》中的文字补之。

小问第五十一:问,即咨询。本文内容主要是桓公咨询,管仲作答,十四段皆以桓公问事的形式为文。

七臣七主第五十二:意指七种类型的大臣和七种类型的君主。本文依君臣两个系列,分别写出了一种正确典型,六种错误典型,合而称七臣七主。文分四节,其中第三节乃泛论君道、法制及阴阳时令等事,去题较远。疑是别篇错简窜入本文。

禁藏第五十三:指人君的自我克制、修己正身。取正文的头两个字为题。

入国第五十四:主要讲九惠之教的问题,即九种惠民政策。

九守第五十五:人君在九个方面所应掌握或遵守的原则。此九方面:一,主位,居位方面的原则;二,主明,明察事物的原则;三,主听,听事、听政的原则;四,主赏,主持赏罚的原则;五,主问,咨询问事的原则;六,主因,因势利导的原则;七,主周,保密方面的原则;八,主参,参验追查的原则;九,督名,,关于督察名实的原则。

桓公问第五十六:采用桓公发问、管仲做答的形式,论述自古以来人君纳谏的问题。最后,并为齐国设计了纳谏的机构与制度。

度地第五十七:勘查地势。本文主要论述治水。开始部分从勘查地势,建立都城谈起。

地员第五十八:既论及土地,又论及物产,既详述土壤的分类,又详述产粮的分类。

弟子职第五十九:职,意为常,谓弟子的常规。本文记述弟子在学的规则与纪律,可称一部非常完整的古代学府学规。

言昭第六十:亡

修身第六十一:亡

问霸第六十二:亡

 

管子解五篇:

本部分的五篇分别是前面相关篇目的解读。若春秋和左传然。

牧民解第六十三:亡

形势解第六十四:对形势篇所作的解说。

立政九败解第六十五:对立政篇的第八节九败所作的解说。正文只罗列了九败的危害,此解文则逐条作了具体分析和批判。

版法解第六十六:对版法篇做的解说。

明法解第六十七:对明法篇做的解说。

 

轻重十九篇:

本部分除了三篇佚文外,剩下十六篇即著名的轻重十六篇。所谓轻重,含义为物价的高低。这组文章所阐述的轻重之术,主要是指国家操纵或利用物价高低而实行的理财方法。虽然作者也曾把轻重之术广泛运用到政法、军事以及其他方面,但不是主要内容。

巨乘马第六十八:为策乘马之误,意为运用经济上的计算筹划。即从国家利用物价高低上来论述其理财方法。

乘马数第六十九:意指计算筹划的理财方法。本文与上篇内容相接,当为连续的。

问乘马第七十:亡失

事语第七十一:取首字名篇。

海王第七十二:当为“山海王”,即利用山和海的便利(也就是盐和铁两种物资)来取得称王的功业。

国蓄第七十三:本文积极要求国家握有充分的财粮储备,壮大积蓄,以调节市场、掌握经济,并为国家理财盈利。

山国轨第七十四:轨,通会,总计或统计之意。国轨,既国家统计工作。

山权数第七十五:通权达变的理财之术。

山至数第七十六:至数,最高水平的理财方法。本文内容可分为四类:一,国家运用轻重之术谋取百姓财富。二,国家运用轻重之术控制大臣经济。三,国家运用轻重之术谋取其他诸侯国的财富。四,大臣运用轻重之术谋算天子,以致使天子失权等。

地数第七十七:地,地理条件,数,理财方法。本文要求国家队矿产资源、滨海盐业都加以利用,进行垄断;甚至对于齐国本土四通八达、便于经商的地理条件,也要求加以利用理财。

揆度第七十八:测度与谋划。本文共十六节,均与谋划国家大事相关。各节亦直接、间接涉及轻重之术,可谓寓轻重理论于谋划国家大事之中。

国准第七十九:国家调节经济。本文历数黄帝、有虞、夏、殷、周五代控制资源、调节经济的措施,意在为国家集中全力管理经济提供历史性根据。本文并不主张完全照搬远古时代的经济政策,但国家集中权力掌握经济的原则不容改变。

轻重甲第八十:专门论述轻重之术的文章。

轻重乙第八十一:同上。

轻重丙第八十二:亡失

轻重丁第八十三:同乙。

轻重戊第八十四:本篇关于轻重理论的范围已远远超过国家掌握市场与物价的问题。诸如黄帝教民种谷,燧人钻木取火,桓公率诸侯尊周都在论述之中。

轻重己第八十五:专论时令。按季节推行政令。

轻重庚第八十六:亡失。

 

 

心术上第三十六、心术下第三十七、白心第三十八、内业第四十九,这四篇被认为是一个所写的一组文章,其思想是连贯的。

 

七法第六、幼官第八、兵法第十七,三篇有诸多相同之处,当为一人所为。

 

管子的经济学是一种以政府为主导的经济学。

墨家学派最后也走到集权的道路上,但其出发点却是在下面的,或者说,平等的集权,这有点儿像法国革命,在宣扬平等的同时,却发现为了达到这种平等,必须要有某种权威存在,于是这个人为的权威被树立起来,从而完成了集权过程。从这个角度说,可以说墨家的集权是一种左派的集权。

管子学说则正好相反。大概由于管仲向来是作为执政者来考虑问题的,其角度自然有一种权威的味道。从这个角度说,观众要求的权力集中是一种右派式的。他的目的也很明确,增加国家的整体实力,增加国家的财政力量,增加国家的收入。从这个角度说,现代的执政者当更加喜欢管仲一些。

管仲的经济思想贯穿的主线是国家控制经济命脉。他并不反对奢侈,但要符合国家的整体利益,他的奢侈倒是有点儿凯恩斯的味道,是从消费角度出发的。他还赞成把盐铁收归国有,目的自然是增加国家可支配的收入。同时,还赞成打击商人势力。这里可以看出现代的苗头,一方面在政府的主导下促进商业的发展,从这个角度说,他是赞成商人的发展的,同时,又对商人充满了警惕,不时地打击商人一下,特别是大商人,目的是让商人听话,服从国家利益,同时,对于经济命脉则采取了国家控制的手段,甚至不惜国家参与具体的经济活动。从这一点上说,王安石也许是管仲的学生,如果有机会,可以翻一翻王安石的资料,把两人的经济思想作个对比,也许还能找到些许的继承关系。

从上面的分析,有人说管仲的经济适合于现在也是一脉相承的。我们的现在不仅是继承了他的优点,同时把他的缺点也一并吸收过来。这也可以看作中华文明超稳态结构的证据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