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问回程

建龙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著有:《告别香巴拉》,《印度,漂浮的次大陆》 Chinese writer. Author of: Farewell to Shambhala. India: a floating subcontinent

网易考拉推荐

对我有影响的俄罗斯作家  

2008-02-15 17:36:55|  分类: 文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中国文学影响最大的无疑是俄罗斯,这种影响从新文化运动一开始就随之也开始了。但我不清楚人们是由于看重俄罗斯当时流行的革命气味而模仿他们的作品,还是因为文学本身?或者说两者一定都有影响,但各占的比例又是多大呢?

如果人们果真看重的是第一点,我认为真是一开始就走错了路,这里仅仅讨论文学。实际上,从革命开始,俄罗斯的文学就已经进入了一个衰落期,而我们模仿的恰恰是衰落时期的俄罗斯文学。这表现在:一,一种令人厌恶的虚假现实主义登台,二,作家独立性的丧失。我不妨列一个我绝对不会去读的作者名单,从革命文学角度来说,应该算是重量级的,但从长远来看,其作品无非只具有文献价值。这个名单包括:车尔尼雪夫斯基,高尔基,阿·托尔斯泰,奥斯特洛夫斯基,马雅可夫斯基,法捷耶夫,等等。偏偏这些人对于中国文学影响最深。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我绝对不反对俄罗斯人的文学传统,他们的传统比欧洲各国要短得多,却显示出了咄咄逼人的势头,如同他们在科学和艺术上一样,他们总是以后来者的身份进入,但随即产生出让人敬畏的高峰。

我没怎么读过普希金的作品,故不做讨论。

我不喜欢果戈理,他的《钦差大臣》是杰作,但如果把这样的讽刺技巧全都运用到小说当中,则显得有点儿过于花哨和缺乏变化,这样的作品就是《死魂灵》。

屠格涅夫是俄罗斯贡献出的第一个大师级小说家,他的细腻的笔法对于人物心理的间接刻画的确非凡,甚至我认为有的二十世纪的作品丢失的也就是这样的细致刻画,应该向他学习。

托尔斯泰和陀斯妥耶夫斯基是两座世界小说史上高峰,很难判断是否还有其他的人能够超越他们。他们的作品我都多次重读,却总忍不住下次再看,哪怕是随手翻阅片断也行。托尔斯泰的三部长篇都是杰作,但他的阴郁的戏剧作品我并不喜欢,我认为如果要看戏剧,不妨去找屠格涅夫和后来的契诃夫。

陀斯妥耶夫斯基最好的作品是《卡拉马佐夫兄弟》、《罪与罚》和《白痴》,我最先阅读的是后者,突然就被那张扬的情绪化的语言和情节扼住了喉咙,即使后来我逐渐摆脱出来,不再过分注意那种哥特式的情绪,但依然一遍遍地为这本书的主人公们感到惋惜。

白银时代作家们的多样化风格让人体会到俄罗斯的另外风情,不管是艺术上还是文学上,他不仅没有落伍,反而成了文学演化的积极倡导和推进者。阿尔志跋绥夫(《萨宁》)、契诃夫(戏剧和短篇小说)、别雷(《彼得堡》)、梅烈日科夫斯基(《基督与反基督》)、皮利尼亚克(《不落的明月》)、索洛古博(《卑劣的小鬼》)、格林(《凌波仙子》)、扎米亚京(《我们》)、安德烈耶夫(中篇小说,《红笑》、《七个被绞死的人》,从文风看,我认为,对鲁迅影响很深)、纳博科夫(早期作品属于俄罗斯,《可卡因》、《防守》)风格不一,内容多样的小说就是这一个时代的代表。

关于蒲宁,我没有看过,故不做讨论。

进入苏维埃时期,文学开始了十字架生涯,但仍然出了让人惊讶的好作品,也许受难的时期恰是出好作品的时候。

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让人惊讶,但他的《被开垦的处女地》则显得幼稚,或者说前者仍然受到革命前独立精神的影响,后者已经被革命后潮流所左右,并非仅仅指思想上,即使在后一部作品中作者仍然想表现出他的独立精神,但作者却仿佛突然不会写作了,在文字上也有了明显的退步,肖洛霍夫可以说代表了两个时代的衔接,前者的生气勃勃和后者的万马齐喑。

布尔加科夫是一个怎么提倡都不为过的人,他的作品因为文笔、篇幅和题材的原因无法成为那种十九世纪的史诗作品,但他创造了另外一种辉煌,也许在《白卫军》中,他还想继承十九世纪现实主义的传统,但仍然显得单薄,语言运用也不熟练,也许他的语言始终只适合写后来的那样的作品,经过了几个中篇(《不详的蛋》、《狗心》)的磨练之后,他写出了辉煌之作《大师与玛格丽特》,不仅是语言、形式还是内容和思想都让它成为无以伦比的作品,而且作者所受到的压力也是可想而知的,他甚至应该为作品能否出版感到绝望。他的戏剧作品也非常好,《逃亡》是我读过的所有人的剧本中内容最丰富的一个,包括莎士比亚,其一部戏的容量似乎也没有《逃亡》大。

进入苏联时代,还有三位独立的大师,帕斯捷尔纳克(《日瓦戈医生》),索尔仁尼琴(《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癌症楼》)和格罗斯曼(《生存与命运》)。

这就是我能记住的俄罗斯的小说家,也许有所遗漏,但应该不会太多。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