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问回程

建龙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著有:《告别香巴拉》,《印度,漂浮的次大陆》 Chinese writer. Author of: Farewell to Shambhala. India: a floating subcontinent

网易考拉推荐

美国大选:制度断想  

2008-02-11 17:11:50|  分类: 一家之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大选大幕拉开已经一个多月,共和党候选人已经呼之欲出,而民主党候选人却激战甚酣,未来的走向并不容易一眼看出。不妨把最近看报道有感的两方面说一说。

第一,选举的步骤。美国大选的步骤非常复杂,首先,要由政党提名候选人,目前最大的政党是民主党和共和党。而每一个政党又有其内部推选的章程,从最初的提名,到后来的竞选。驴象两党的内部竞选已经相当于是一次小的大选,甚至在时间上拉得更长。每个州都需要进行初选,根据每个州党员的投票,选举出最后的候选人。其次,大选,大选是几个党候选人(主要是两党,有时还会有第三政党,比如96年的罗斯·佩罗)参选,但选民们并非直接投票选出谁当总统,而是选出州代表,再由州代表选出最后的总统,由于每个州的人数不同,代表本州参加最后选举的代表数也不相同,所以每个州的权重是不同的。

第二,选举方法的差异从某种程度上导致了民主党内部候选人难产。根据报道,共和党候选人之所以能够这么快拉开档次,得益于其政党选举制度的“不民主”,说白了,就是州内部选举实行的胜者全得制度,比如,若一个州有一百个人,四十九个投A的票,五十一个投B的票,而且这个州可以派出四个候选人,那么按招共和党的制度,这四张票必须全都算给B。也就是说,如果在某个人口众多的州(所谓票仓)取得胜利,比起在诸多小州取得胜利要划算得多。采用这样的制度有助于在本党内部很快选出候选人,以备把精力赶快投入到正式的大选当中,而不是内部消耗上。而对于民主党来说,则是另一番景象。根据报道,似乎民主党并非所有的州都采取选票分配制,但至少有一部分是采取选票分配制的,比如,如果上面四十九对五十一的情况出现在民主党内部选举之中,则很可能是A和B各得两票,自然拉不开差距。如果采取和共和党同样的制度,集中到这次选举的话,很可能是希拉里·克林顿要得到更多的好处,因为她似乎在主要的票仓州获得了胜利。

第三,为什么两党推选的制度会有区别?因为美国的宪法和法律并没有介入到政党的内部事务中去,两党如何推选候选人是它们自己的事,是两党内部根据实际的需要做出的规定。如果没有弄错,现在的政党内部模式是到二十世纪初才形成的。在十九世纪的时候,特别是建国初年的时候,推选候选人要简单得多,甚至也没有形成目前的政党模式。美国建国初年,最大的政党是联邦党,主要领导人是汉密尔顿。但很快联邦党就分崩离析了,其崩溃的功劳要归于托马斯·杰斐逊。

第四,为什么不直选总统?有一个很大的误区,认为美国总统是直选产生的。实际上,美国总统并非直选。各州的人民投票选出的只是选举人,由选举人再选出总统。有可能会出现得到全体人支持少的人最终却因为选举人票多而当选的情况,如果没有记错,2000年的总统选举就是一例。但既然现在的选举技术已经这么成熟,为什么美国不采取直选呢?原因是宪法。美国的宪法里并没有规定直选,而是规定每州派出若干选举人,选举人的人数由州内有资格参加选举的人数多寡来决定。这些选举人再选出总统。为了符合宪法,现在的选举也没有采取直选。

第五,为什么当初的宪法要有这么古怪的规定?直接写明直选多好!原因是:第一,当初制定宪法的时候,直选的条件还不成熟。第二,现在直选的条件成熟了,但修订宪法太难了。十八世纪下半期,由于交通运输的限制,让每个人都参加选举是不可能的,罗马后来衰落的原因之一,也是因为没有在政治制度上跟上后来扩大的疆域,以至于虽然法律上人人参加选举,但实际上却是不可能的,最后只好采取更为极端的中央官僚统治(委派总督等)。况且,在美国立国之初,选举权也没有扩大到全体人民。妇女、黑人等都没有选举权,因此,宪法中之规定由州派出选举人选举总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至于后来由于宪法的稳定性而造成了修宪的难度,也可以认为是对宪法的尊重。要知道,对于人权的保证上,美国普遍是落在西欧强国之后的,它的普选制、它的奴隶制、它的妇女选举权等似乎都比欧洲要落后得多,所谓有利也有弊。

第六,我们能够学到什么?在一个没有正常选举制度的地方谈论制度似乎有点儿滑稽可笑。如果在世界范围内比较,我们的制度是罗马式的,也就是说,比起现在晚了两千年。不妨这样说:当我们的邻居们和朋友们都在进行选举的时候,多了解一下别人的制度也许能够更加清晰地认识自己,如果不了解的话,那么等万一要真的实行宪政时,连最起码的规则都不知道,又如何能够参与?要知道,在六十年前,即使是最有文化的人也曾经把最专制当成是最民主,这样的悲剧之所以产生,还在于除了一个名词之外,还应当考虑如何实现这个名词,以及多在制度上下功夫。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