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问回程

建龙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著有:《告别香巴拉》,《印度,漂浮的次大陆》 Chinese writer. Author of: Farewell to Shambhala. India: a floating subcontinent

网易考拉推荐

藏行随笔:活佛亚朱果  

2007-11-14 15:12:04|  分类: 藏行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活佛亚朱果是我碰见的第一位活佛,他的全称是八典龙都辰里衮加巴里让波。简称亚朱果。后来,根据我查阅的资料,才知道所谓朱果,就是转世佛的意思,故亚朱果的意思就是亚寺的转世佛。亚寺在八宿县益庆乡,距离邦达机场不远,在三岔口附近,所谓三岔口,就是从昌都到邦达和到洛隆分叉的地方。当时我恰骑到三岔口,住在了亚寺在三岔口设立的小旅店里。实际上的亚寺距离三岔口还在十二公里之外。

   旅店的负责人是多加喇嘛,一个三四十岁面色和善的喇嘛。我只付了十元钱的住宿费,至于吃的,我吃了他们的糌粑,他没有另外收费。旅店的墙上有嘎玛巴的肖像,嘎玛巴是白教最高的转世喇嘛,也是西藏第一个转世世袭,比达赖喇嘛都古老,现在已经是十七世了,所以我知道,亚寺是一个白教寺庙。

藏行随笔:活佛亚朱果 - 建龙 - 莫问回程

第十七世嘎玛巴

活佛亚朱果 肖像

   墙上还有另一位喇嘛的大幅肖像,当我问多加时,他显得非常恭敬,告诉我,这是当地的活佛,亚寺的大喇嘛亚朱果。

   过了一会儿,几个人跑进了旅店,显得兴奋又慌乱,原来亚朱果突然来到了这里。在一阵越野车的动静之后,几个人来到了旅店,亚朱果身着黄色的衣服,其余的喇嘛是红色的。他很平易近人,却又不时带出高人一等的威严。我作为外来者自然成了他们的焦点。他问的问题不外乎是人们常问旅行者的问题,我都一一作了回答。之后,我请求给他留影,他犹豫了一下,最后答应了。

藏行随笔:活佛亚朱果 - 建龙 - 莫问回程

活佛亚朱果

   离开时,他突然发出了邀请,原来第二天在亚寺有个法事活动,我没有弄太清楚原因,可能是因为外地来了两个喇嘛,也可能是定期举行的。那天下了大雪,很多牧民在照料牲口,于是法事分两天举行,每天的内容都一样,牧民们可以自由选择在哪天参加。我将要参加的是第一天的。

   第二天早晨,我骑车去了亚寺,当地人叫亚棍巴,棍巴就是寺庙的意思。

   十二公里非常美丽的路,周围的山都铺着雪,一片白色,这里的海拔在四千米之上。不停地有牧民骑着摩托车,或者开着汽车超过我。一个多小时之后,我赶到了这个在山脚下的小寺庙,背后就是白色的雪山。美丽的风景。

藏行随笔:活佛亚朱果 - 建龙 - 莫问回程

亚寺 坐落在雪山下的小寺庙

藏行随笔:活佛亚朱果 - 建龙 - 莫问回程

亚寺大殿

藏行随笔:活佛亚朱果 - 建龙 - 莫问回程

亚寺普通僧舍

   寺庙本身很破旧,方形结构,分上下两层,带着一个小院,围绕院子的是一圈一层的僧舍,比寺庙本身还破旧。这只是一个乡的寺庙,在这里基本上每个乡都有自己的寺庙,来亚寺的牧民都是益庆乡的,或者还有少量来自旁边的郭庆乡。大概如果这个乡的寺庙是白教的,则这个乡的人大都信奉白教,信仰随着寺庙走。在大殿的后面还有一个佛殿,那儿都是没有完工的菩萨,用铜皮所做,有的没有漆,有的干脆散乱在一边。还有一些纸卷也堆在旁边。

藏行随笔:活佛亚朱果 - 建龙 - 莫问回程

亚寺后殿 未完工的菩萨

藏行随笔:活佛亚朱果 - 建龙 - 莫问回程

亚寺后殿

藏行随笔:活佛亚朱果 - 建龙 - 莫问回程

亚寺大殿内景 注意那些乐器

   我被邀请到了楼上,那儿是活佛起居的地方,也是招待客人的地方。我吃了不少糌粑,喝了不少酥油茶。还有风干肉,一位喇嘛专门为我割肉吃,他们的风干肉没有完全干透,有的地方还是湿漉漉冰凉的,但出于礼貌,凡是给我的,我都吃了下去,以至于晚上和第二天早上独自有点儿不舒服,但这没什么。亚朱果一直在内间没有出来。后来多加喇嘛也来了,他不停地怂恿我把整大块肉拿走路上吃,但我没有这么做。

   后来,法事快开始了,在院外的一块开阔地上,紧紧靠着寺庙的院墙。人很多,应该有两百多,同时还来了几个警察。乡长也来了,大概平常不好聚集群众,乡政府官员把法事当成了宣讲政策的好机会。

藏行随笔:活佛亚朱果 - 建龙 - 莫问回程

法事现场 全景

   在一个一米左右的台地上架上了几张桌子。下面的人声沸腾,接着突然鼓号齐鸣,亚朱果出来了,后面的人为他打着黄伞,显得异常庄严。他坐在了正中的位置,乡长则坐在了旁边。接着警察下达了脱帽的命令,于是,所有的人都把帽子摘掉,现场只有警察们还戴着帽子在四处拿着警棍来回走动,并且不时扔石头纠正下面人的姿势和礼节。

   接下来的乡长讲话用了一个多小时,乡长和警察都是藏族人,他的派头很像温总理,戴眼镜,头发很齐,穿着畅怀的夹克,意气风发。我问旁边的人都讲了什么,“讲不要打架。”经常有人打架吗?“没有。”

藏行随笔:活佛亚朱果 - 建龙 - 莫问回程

法事现场 注意当地妇女的头饰

藏行随笔:活佛亚朱果 - 建龙 - 莫问回程

法事现场 读经

   乡长讲完之后,法事开始。亚朱果戴上了眼镜,旁边的一位长相威严的喇嘛为他捧着经文,他认真地读着,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声响。

   经文读完之后,进行了灌顶,亚朱果拿着一个银质的茶壶,用茶壶的底部挨个儿轻触下面群众的头部,在他们的后面,有的人在把糌粑做成的食品分给群众,还有的人把一壶水往每个人的手心倒上一点儿,人们虔诚地喝上一点,把剩余的浇在头上。当活佛给我灌顶的时候,望着我笑了笑,我突然发现自己还盘腿坐着,忘记了跪下,很不好意思。但他朝我笑并非为了这个,我相信他是因为我真的来了,并且也像一个牧民一样在下面认真地履行着仪式,甚至在乡长讲话时也认真听着而笑的,忘记跪下只不过是我的疏忽。

   举行完仪式后。为了防止群众过于激动,负责任的警察们请人们尽早离去,甚至还让警棍噼啪响,以尽快完成任务。他们只是在重要仪式上才出现在寺庙附近,平常他们都在乡里。

   在人们离去之时,活佛回到了大殿,继续念着经文,大概有二十几个喇嘛参与了法事,有人吹号,有人吹法螺,有人敲鼓。此时有几个法国人前来,他们是在邦达机场等飞机时顺便过来。乡长竟然还没有离开,不停地要求和法国人照相,让我给他翻译。活佛仍然坐在座上,念着经文,甚至也给了法国人祝福。

   最后,一切结束时,只剩下少量的牧民、喇嘛、我。上楼去的活佛看到了我,热情地拥着我上楼,他真的累坏了,我非常喜欢他的认真和负责,上了楼,我又吃了不少糌粑食品,有的很甜,有的发酸,由于我是外来者,喇嘛们在分发食品时总是给我最多,我还没有吃完,但正在努力都吃下去,最后,多加喇嘛主动帮我挑出了其中一部分不可口的放在了桌上,又给我吃了不少风干肉。

   临走时,活佛送给了我一包黄色的丸药,形状如同火柴头,吃起来没有太大味道。还有一截经过祝圣的黄毛线。多加帮助我带在了左手腕上。

   但接下来的几天,这个护身符却没有保佑我完全平安,我先是摔坏了车,又摔坏了手腕,偏偏是带着黄毛线的左手腕。

   直到后来,我更加深入西藏的人和风俗时,我才明白,活佛真的保佑了我,他不是保佑我事事平安,而是保佑我和藏族人同甘共苦,体会他们的一切,他保佑我成为藏族人真正的朋友。不管我遇到什么样的艰难,我都会望着左手腕的黄毛线,仿佛那就是他给我的保证:遇到困难,但最终会获得成功。

   那段毛线一直在我的手腕上,在西藏境内由于很少洗澡,一直保持着崭新;但回家后,洗澡一频繁,很快就退色了。我选择了一个好日子,阴历八月十五,剪下来,烧掉,望着最后的烟火,再次感谢活佛的邀请和他的祝福。

   活佛的影子仍然在我的心中不时出现。
藏行随笔:活佛亚朱果 - 建龙 - 莫问回程
法事现场 注意那一盘糌粑食品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